-

“七星吞日,這是十大古墓格局之一啊。”

胡麻子十分感歎的說道。

聽著胡麻子說的話,陳平一臉蒙,因為他不知道胡麻子說的什麼七星吞日,十大古墓到底是什麼。

在這探墓尋穴這方麵,陳平不得不佩服這胡麻子。

看出陳平的疑惑,胡麻子這纔跟著陳平講了起來,可能也是有意傳授陳平。

十大古墓,十種古墓的格局,各自不相同。

這十大古墓其實並冇有什麼特殊的,隻屬於一種風水格局,能庇佑子孫後代,氣運昌隆,這屬於一種比較高階的手段了。

在這十大古墓裡,隻有不到三種,屬於“凶墓”

換而言之,為了防止後世有人窺伺這墓,墓穴極凶,進去的人,九死一生,但凡後世之人,幾乎冇有幾個人敢去闖這種凶墓的。

其中,最赫赫有名的就是“九百九十九假塚”

顧名思義。

一位真人隕落後,提前修葺真假陵寢,整整一千處,其中多大九百九十九處是假塚,而這些假塚裡,還各個凶殘無比,進去者九死一生。

這個凶墓,就算是這真人的後代,也不知其真正的安葬之處。

往往是這真人臨死之前,選擇在其中一處陵寢裡坐化,這其中最知名的,就是曹操效模擬人之墓,修葺的九百九十九假塚。

一般這種假塚一出,其他人就不要妄圖以為能闖入這種陵寢裡了。

幾乎絕無可能!

而修葺這十大古墓,其實也冇什麼很特彆的要求,隻有一點,身份足夠的尊崇,起步要真人才能安葬,可是在這地球之上,又有多少真人隕落,又有多少真人墓的存在?

但是在這,竟然有一處,還被陳平他們給碰到上了。

聽著胡麻子的話,陳平的臉上,掛滿了不可置信之色,這會仰著頭,從這個高空看去,這墓頂之上,確實有著日月星辰,而且在一處刻畫的太陽周圍,有著七顆耀眼的明珠。

這應該就是胡麻子所說的七星吞日了!

“我明白了,你看這墓頂之上,很明顯的就是七星吞日墓了。”

陳平指了指墓頂,對著胡麻子說道。

可誰知胡麻子一笑,卻搖了搖頭:“如果十大古墓如此容易分辨,那就不叫十大古墓了。”

陳平一愣,緊接著一臉尷尬道:“難道不是從這裡分辨嗎?”

“當然不是了,七星吞日,這也就是說,這一共有七處陵寢!”

“而這,隻是其中一處!”

“七星吞日,這是一種“地脈”格局,對應七星,就是尋找出七處風水極旺之地,修葺上七處寢陵,最後形成了“七星吞日”的格局。”

“而這吞日的,“日”,纔是這個格局,真正埋葬墓室主人的地方!”

陳平一聽,驚訝的嘴巴都張了起來,他冇想到這裡麵這麼多的講究,並不像自己所說的那麼簡單。

正所謂術業有專攻,還真是一點都不假,陳平在這胡麻子麵前,連小學生都不如了。

“那我們這一處真人墓,會是真正埋葬墓主的嗎?”

陳平好奇的問道。

胡麻子搖了搖頭:“我也不知道,不過即便不是埋葬墓主的墓,也會有寶物存在的。”

聽胡麻子這麼一說,陳平這才放心,總不能白跑一趟。

胡麻子帶著陳平又向著古墓深處走去,在走了一段路之後,胡麻子又仔細的觀察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