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可是陳平此時早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,身體一躍而起,緊接著在水麵上輕輕一點,身體再次騰空!

可就在陳平的腳再次踏在水麵之上,準備踏水而行的時候,突然臉色一變!

陳平隻感覺周圍的空氣之中,瞬間翻滾起一陣威壓之勢,使得陳平整個人如同千斤墜體,身體怎麼也躍不起來了。

而且周圍那濃鬱純淨的靈氣,此刻也瞬間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則是恐怖的壓製之力,彷彿整個墓穴都被施加了禁忌。

陳平的身體不能躍起,也不能在踏在水麵之上,雙腳開始陷入水中,而且水裡還在不斷冒出氣泡,彷彿沸騰了一般。

陳平心中大驚,調動所有的靈力,不斷的向上提升自己的身體,可是無論陳平怎麼用力,雙腳彷彿死死的陷入了水裡。

岸上的胡麻子見狀,急忙的掏出兩張符咒,口中唸唸有詞,緊接著兩張符咒快速的拋出!

“陳平,踏上去……”

胡麻子大吼了一聲,兩張符咒如同木船,漂浮在水麵之上,到了陳平麵前。

陳平見狀,瞬間把雙腳踏在了符咒之上,藉助這符咒的力量,快速的朝著小島衝去。

有了借力的地方,陳平提起一口靈力,不斷的向前衝。

此刻,沸騰的水裡,突然躍出一條條全身漆黑的魚,這些魚如同飛魚一般,直接騰空而起,隨後從嘴裡吐出一道道水箭。

陳平臉色變得凝重無比,身上閃爍起金光,不壞金身啟動,他打算不理會這些飛魚,直接衝上小島。

數十道水箭打在陳平的身上,有著不壞金身護體,陳平根本就不在乎,而且這些水箭力道極小,可以忽略不計!

陳平有些納悶,就這樣的攻擊,彆說對付一些高手了,就算是打在普通人身上,應該都不會受傷吧?

可是陳平的這個想法剛剛浮現,馬上就感覺到渾身有種說不出的緊繃。

緊接著就聽到一陣陣鐵板上炙烤的炙熱感,還伴隨著滋滋的聲響。

陳平低頭看去,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,身體上的不壞金身,此刻正在快速的消融,一片片的鱗片脫落消失。

緊接著就是陳平的皮膚濺出血花來了,這可把陳平給嚇了一跳。

“小心點,那些水箭腐蝕力超強,比濃度硫酸還強呢,可千萬彆被碰到……”

胡麻子在岸上大吼著。

陳平現在頓時一陣無語,早他媽不說,現在自己全身都被腐蝕了,這才說出來。

不過此時陳平已經冇有退路,隻能低喝一聲,全身的靈力爆發,而且神龍之力凝結成一條金龍,緊接著發出一聲龍嘯!

陳平的眼神一片冰冷,不管這些飛魚多厲害,都不能阻擋他去往小島的路!

“去死吧……”

陳平雙掌一推,淡藍色的火焰呼嘯而出。

這是靈火,陳平煉丹用的靈火,此刻他要把這些飛魚都給燒死。

而凝結成的金龍也沖天而起,從口中噴出火焰,開始攻擊那些飛魚!

在陳平和金龍的雙重攻擊之下,飛魚的身上紛紛燃燒起火焰,最後重新掉落進了水中!

陳平藉此,直接一躍上了小島之上。

此刻的陳平,就像是乞丐一般,身上的衣服被腐蝕的破破爛爛,而且還有不少的地方在流淌著鮮血。

幸好都是皮外傷,並冇有大礙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