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邢軍,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陳平憤怒的大吼著,隨後斬龍劍握在手,隨後狠狠的朝著麵前的鐵閘砍去。

鐺!

巨大的聲音震耳欲聾,不過恐怖的反擊力,讓陳平連連後退,虎口震得發麻。

這恐怖的一劍,竟然隻把那鐵閘砍出一個小小的缺口。

陳平見到鐵閘有了缺口,於是再次揮劍砍了上去!

鐺鐺鐺…………

又是一陣轟鳴響起,鐵閘之上多了很多小缺口,隻不過此時陳平的虎口都已經鮮血淋漓。

整個房屋,在陳平拚命得揮砍之下,不斷的搖晃了起來。

邢軍站在院子裡,看著不斷搖晃的房屋,聽著陳平的怒吼,臉色變得有些不忍!

這時,史先生的身影緩緩的出現,站在了邢軍的身邊。

“史先生,我們這是…………”

邢軍不明白,史先生這是要做什麼,為什麼要把陳平抓起來。

“冇有我的命令,不準放他出來……”

史先生並冇有解釋,冷冷的放下一句話之後,轉身就離開了。

邢軍歎了口氣,最後也轉身離開了這裡。

此時的陳平還在拚命的揮砍著,哪怕震得虎口滿是鮮血,他都冇有放棄。

到最後,陳平體內的靈力徹底的虧空了,他再也揮砍不出一劍了,陳平這才癱坐在了地上。

“為什麼?為什麼…………”

陳平怒吼著,他想知道這是為什麼,為什麼要把自己關起來。

就在陳平十分沮喪的時候,突然想起自己還有乾坤圈,這種時空法器,可以讓自己逃離這裡的。

陳平急忙從儲物戒裡麵拿出乾坤圈,急忙的朝著空中一拋。

可是時空黑洞並冇有出現,乾坤圈掉落在地上,發出清脆的聲響。

“這……這禁忌之力,竟然連這種時空法器都使用不了……”

陳平無助的重新坐了下去,一臉的沮喪!

………………

京都武道聯盟內!

大廳之上首位,一個若隱若現的人坐在那裡,此人身上散發出恐怖的殺氣。

而在大廳兩側,則是十幾名身穿黑袍的人,這些人全都把自己隱藏在黑袍之下!

因為黑袍的遮擋,根本就看不出這些人的麵容,這些人身穿的黑袍中間有著一個圓形的圖案,而這些圖案有著顏色的上的區分。

有的黑袍中間是古銅色,有的是銀灰色,還有一種是金黃色,每個顏色都代表著黑袍人不同的實力和地位。

“祝之山那個廢物跑哪裡去了?”

坐在主坐上的大能,冷冷的問道。

“大能,祝之山去了蓬萊島,應該是找幫手了……”

一名黑金袍恭敬的說道。

“哼,這個廢物最後時刻,倒也看出了門道。”

大能冷哼一聲:“你們現在要加快打造高手出來,我們在武道界需要更強大的代言人了,至於這祝之山,就在給他一次機會……”

“明白了……”

那黑金袍點了點頭。

隨後一陣波動,恐怖的殺氣消失不見,那大能也離開了。

當大能離開之後,所有的人全都長長的出了一口氣。

“大能的話你們都聽清楚了嗎?”

黑金袍看向眾人,冷冷的問道。

“聽清楚了……”

其他的黑袍人齊齊的回答道。

隨後黑金袍看向一名黑銅袍說道:“你留在武道聯盟,要輔佐祝之山,另外多打造出一些高手來……”

“屬下遵命……”

黑銅袍用沙啞的聲音說道。

很快,所有的黑袍人都離開了,隻剩下那黑銅袍站在大廳之中。

黑銅袍緩緩的脫下自己的黑袍,一張白皙精緻的臉露了出來。

如果陳平看到這個人,肯定會大吃一驚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