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杜達艱難的爬起身,看著自己胸口的傷,突然冷冷一笑:“陳平,你我同為元嬰,元嬰不死,肉身不滅的道理你應該知道,你以為這樣就能殺了我嗎?”

“那就試試吧……”

陳平雙眼微微一凝,身體再次一躍而起。

杜達見狀,瞬間施展術法,想要擋住陳平這一擊,可他剛剛施展術法,腦海頓時又是一片混動,讓杜達的腦袋瞬間頭痛欲裂!

剛剛陳平精神力的攻擊,直接把杜達的腦子傷到了,杜達根本施展不出術法了。

杜達回過神,想要提神凝氣,凝聚靈力,擋住陳平,可是已經晚了。

陳平到了杜達麵前,一爪直接插進杜達的胸膛內,隨後手掌在杜達的胸膛摸索著,他要把杜達的元嬰給抓出來!

杜達的臉色變得極其的難看,劇烈的疼痛讓他變得十分猙獰。

這慘烈的一幕,瞬間把眾人都給震驚到了,他們不知道陳平這是要做什麼。

而不遠處的祝之山見狀,頓時一股股寒意襲上心頭,隨後轉身就跑了。

此時的陳平冇有功夫理會那祝之山,而是一把抓住了杜達的元嬰,這一下就等於抓住了杜達的命門!

“不,不要…………”

杜達拚命大喊著。

要知道他修煉到元嬰境很不容易,如果陳平真把元嬰毀了,就算是不殺他,那他也冇有活著的意義了。

“你現在想求饒,晚了……”

陳平狠狠的用力一扯,直接把杜達的原因扯了下來。

杜達的元嬰隻比拇指大了一些,看著那小小的原因,陳平瞬間裝進了兜裡。

很多人遠遠的看著這一幕,雖然不知道陳平裝進去的是什麼,但是一個個全都震驚不已!

“那陳平真是個惡魔,剛剛是不是把心臟扯下來,裝進了兜裡?”

“太可怕了,冇想到這陳平如此的殘忍。”

“算了,以後還不是不要招惹這個傢夥了……”

眾人看到這血腥的一幕,全都不由的閉上眼。

杜達的元嬰消失,身上的氣息瞬間萎靡了下去,一臉祈求的看著陳平。

“求……求你,把元嬰還給我,我可以讓你做蓬萊島得王……”

杜達對著陳平乞求著,祈求陳平把元嬰還給他。

而陳平則是冷笑一聲:“我對什麼王,毫無興趣,我隻知道,犯我者,必誅之……”

杜達一聽,瞬間臉上一片死灰,他知道自己活不了了。

“祝之山,你這個騙子…………”

杜達怒吼著,突然一口鮮血噴湧而出,身體重重的倒在了地上。

到死,杜達睜著雙眼,死不瞑目。

他心有不甘,卻又無可奈何,誰讓他貪心,想要陳平身上的寶貝,結果落個如此下場!

看著杜達死了,很多人神情變得極其複雜,當陳平目光望向不遠處的眾人,一個個誰都不敢跟著陳平直視,急匆匆的嚇跑了。

而此時的龍靖國,臉色說不出的難看,陳平殺了杜達,這意味著龍家的試煉,將會因為陳平的參加,有很多的變數。

這時龍靖國感到一股殺意,急忙抬眼看去,發現陳平正虎視眈眈,滿臉殺氣的看著自己。

龍靖國急忙把目光收了回來,隨後急匆匆的上到了車上離開了。

剛剛還人聲鼎沸,此刻卻已經一個人也冇有了,隻有杜達的屍體冷冰冰的躺在地上。

“祝之山,我覺饒不了你……”

陳平雙眼微微一凝,隨後從懷裡掏出元嬰。

看著晶瑩剔透的元嬰,陳平決定找個地方先把元嬰煉化吸收了再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