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龍家!

龍靖國回家之後,臉色就一直變得難看無比。

陳平跟著杜達一戰,讓龍靖國此時憂心忡忡。

“爸,你這是怎麼了?”

龍瀟看到龍靖國一臉愁容的樣子,於是走過來問道。

龍靖國抬頭看了看龍瀟,此時的龍瀟身體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了,黑袍之下遮擋的身體,也生長出緊實的肌肉!

“瀟兒,這一次的試煉,史先生親自點名,要讓那陳平也去參加……”

龍靖國對著龍瀟說道。

龍瀟一聽,頓時麵露興奮:“那太好了,正好藉著試煉之名,我直接把那陳平殺了,吸收了他的實力。”

“瀟兒,你不要太小瞧那陳平,現在陳平的實力已經突飛猛進,連那祝之山都被陳平斬去一臂。”

“今天消失了數十年的杜達,跟著陳平一戰,我親眼看著陳平把杜達給殺了,手段極其的殘忍!”

“這一次試煉,如果陳平也去的話,我怕你不是他的對手……”

龍靖國說出了自己的擔心。

龍瀟一聽,神色也變得凝重起來,他冇想到這短短時間,陳平的實力竟然達到了這麼恐怖的高度。

片刻之後,龍瀟說道:“爸,這一次試煉,是我們龍家舉辦,所以什麼人蔘加,我們也能控製,我們可以這樣…………”

龍瀟在龍靖國的耳邊低語了幾句,龍靖國眼前一亮,隨後點了點頭:“好,我這就去聯絡,那陳平雖然實力高強,但也畢竟雙拳難敵四手!”

說完,龍靖國起身就快速的離開了。

而那龍瀟則是眼中閃動著殺意:“陳平,這一次我一定讓你生不如死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京都,武道聯盟!

祝之山有些狼狽的逃了回來,大口的喘著粗氣,內心早已經憤怒到了極點!

現在連杜達都敵不過陳平了,他還能找誰來殺了陳平呢?

“祝盟主,這麼快就回來了?不知道戰況如何呢?”

寧誌看到狼狽回來的祝之山,微微一笑的問道。

“還用問嗎?若是那陳平死了,我回來就會拎著他的人頭了!”

祝之山冇好氣的數道。

他把怒氣全都撒在這寧誌的身上。

隻不過寧誌並不生氣,而是繼續笑道:“祝盟主也不用氣餒,我們武道聯盟培養的四大高手,如今可以出動了,那陳平也蹦躂不了幾天了!”

聽到寧誌說起武道聯盟培養的那四個高手,祝之山眼前頓時一亮:“對呀,我怎麼把他們忘了……”

“這一次,他們四個會去參加龍家舉辦的試煉,而那個陳平也會去參加,到時候在試煉之地,生死聽天由命了……”

寧誌冷笑著說道。

祝之山聽後,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,臉上的陰霾也一掃而空,在看向寧誌也顯得順眼了不少。

“盟主,龍家家主求見……”

這時,一名武道聯盟成員走進了彙報道。

“龍靖國這時候找我做什麼?”

祝之山眉頭微微一皺。

此時的寧誌卻是雙眼微微一轉:“盟主,如果我猜測不錯,那龍靖國這時來,肯定是跟你商量對付那陳平的時候。”

“龍家跟著陳平也有深仇大恨,尤其是龍瀟,曾被陳平直接打成了廢人,這個仇龍家肯定會報。”

“而今天陳平打敗了杜達,龍靖國肯定也意識到危險,所以纔來跟著盟主商討一起對付陳平的事情。”

不得不說,寧誌這個傢夥的心思極其的縝密,而且心機很深,很少有人能夠看透他,這個傢夥喜怒不形於色,將來會是陳平的勁敵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