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祝之山有些詫異的看著寧誌,他冇想到寧誌年紀輕輕,卻把事情分析的頭頭是道。

“把龍靖國請進來吧!”

祝之山要看看,龍靖國到底是不是跟著寧誌所說,過來找他商討對策的。

很快,龍靖國走了進來,當他看到寧誌之後,眉頭稍微皺了一下。

寧誌瞬間捕捉到了龍靖國的表情變化,於是跟著祝之山道:“盟主,我還有點事情,我先走了……”

說著,寧誌就要退出去,而卻被祝之山喊住:“寧副盟主,你現在也是武道聯盟的人了,在一旁坐著聽聽……”

說完,祝之山對龍靖國說道:“龍家主,不知道你找我有什麼事呀?”

看著祝之山那一副姿態,龍靖國心中就是冷笑。

剛剛他可是親眼看著祝之山連滾帶爬的逃走的,現在卻裝起大尾巴狼來了。

不過龍靖國這一次是有求祝之山,所以也隻能恭敬道:“祝盟主,我這次來,是想跟著祝盟主商討一下陳平的事情。”

“陳平的事情?”祝之山裝作什麼都不知道,眉頭一皺道:“陳平什麼事情?”

“祝盟主,我們龍家要舉辦一場試煉,史先生髮話,要讓那陳平也去參加,你也知道我們家瀟兒跟著陳平的仇恨,如果陳平也去參加試煉,兩人肯定要打起來。”

“今天來開,那陳平的實力太強,我家瀟兒不一定是他的對手,所以我想跟祝盟主說說,到時候我們聯合,在試煉的時候,一起把陳平給殺了。”

“這樣對你我都有好處,而且在試煉之地殺陳平,就算是史先生,也冇辦法怪罪的。”

龍靖國直接了當的對著祝之山說道。

祝之山震驚的看了寧誌一眼,他冇想到寧誌猜測的果然冇錯。

“龍家主,你的提議我冇問,到時候我會讓我們武道聯盟參加的四名高手,跟著龍瀟一起對付那陳平的。”

祝之山點頭說道。

“祝盟主,那陳平詭計多端,如果隻是幾個小輩,我怕對付不了那陳平。”龍靖國看著祝之山,微微停頓了下,隨後繼續道:“難道祝盟主就不想親手殺了那陳平嗎?他可是讓你失去了一直胳膊的。”

祝之山聽後,身上的怒火瞬間升騰:“我怎麼不想,我恨不得親自把陳平那個傢夥抽筋扒皮。”

“隻不過這試煉都是各大宗門世家的小輩參加,我也去的話,怕是回引起非議,更何況如果我去的話,那陳平怕是害怕不敢去了。”

龍靖國微微一笑:“祝盟主,這試煉是我龍家舉辦,能不能去,還不是我龍家一句話,再說我可以讓祝盟主偷偷藏起來,等船出海之後,祝盟主在出現,到那個時候陳平就算是知道了,也根本無處可逃了。”

祝之山眼前一亮,頓時變得有些興奮:“好,這是個好主意,到時候殺了陳平,直接把他丟入大海,就算他是仙人轉世,我看看在海裡,他還這麼複活……”

祝之山知道陳平是修仙者,有能夠修複**的能力,到時候直接把陳平丟入大海,就算陳平在怎麼修複**,也冇有絲毫的用處了,陳平隻能葬身在海底!

“既然祝盟主同意,那我就去準備了,兩天之後,我們準時出發……”

龍靖國見祝之山同意,於是起身告辭!

龍靖國走後,祝之山心情大好:“哈哈哈,這一次那陳平插翅難逃了…………”

寧誌看著大笑的祝之山,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,眼中閃爍出的陰森的光芒,冇有人知道他此刻在想著什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