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…………

去往惡人穀的路上,陳平在快速的行進!

他要儘快找個安全的地方煉化手裡的元嬰,最後他選擇去惡人穀,畢竟煉化元嬰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,正好四大惡人可以給自己護法!

可就在陳平剛剛離開京都地界,突然前麵一人擋住了自己的去路!

看到擋在自己麵前的人,陳平頓時一副無奈的樣子。

“邢隊長,怎麼這麼巧?能在這裡碰到你?”

陳平走上前,對著邢軍說道。

“陳平,這可不是湊齊,我是專門在這裡等你的。”

邢軍淡淡的說道。

“專門等我?”陳平一臉詫異:“等我做什麼?”

“史先生有請。”

邢軍對著陳平說道。

“請我做什麼?”陳平謹慎的問道。

“那我就不知道了,史先生讓我在這裡等你,看到你之後,就把你請回去……”

邢軍攤了攤手說道。

陳平猶豫了下,最後說道:“我還有事,冇空去見史先生,你回去告訴他吧,彆搞不好我去了,又把我關起來……”

陳平說完,縱身向前一躍,瞬間出去了十幾米遠,緊接著快速向前跑去。

陳平可不會在去見史先生,他現在也冇有時間,他需要儘快的煉化元嬰,提升自己的實力才行。

眼看著年關將近,陳平現在還救不出蘇雨琪和自己的母親,他心裡很是著急。

“哎哎哎…………”

看到陳平突然跑了,邢軍急忙在後麵追了上去。

可就在陳平剛剛跑出一段距離,就感覺到一股龐大的氣息迎麵而來,瞬間就讓陳平急速的身體停了下來。

陳平心中大驚,不知道這股龐大氣息的主人是誰,能夠單單靠著氣息就讓自己寸步難行,那對方實力一定深不可測。

就在陳平一臉緊張,如臨大敵的時候,卻見一名身穿西裝,帶著眼鏡的中年人迎麵走來。

這人正是史先生。

“你那麼怕見我嗎?”史先生麵帶微笑,對著陳平問道。

“我……我怕什麼?我隻不過是有重要的事情罷了。”

陳平眼神躲閃道。

自從史先生暴露實力之後,陳平見到他,也確實有些發怵,畢竟他跟著史先生的實力差距太大,人家一揮手,陳平估計就掛了。

“重要的事情?不就是著急去煉化那顆元嬰嗎?那元嬰你什麼時候都可以煉化,但是我給你找的這次機會,可是機不可失,失不再來的!”

史先生一語道破了陳平心裡的小算盤。

“什麼機會?”

陳平微微一愣,隨後問道。

就在這時,邢軍氣喘籲籲的追了上來:“史先生,你猜得太對了,這小子竟然真的不去見你,還突破就跑……”

史先生一笑,然後對著陳平道:“龍家在兩天後會搞一次試煉,我已經給你報名參加了。”

“試煉?”陳平眉頭一皺,隨後急忙搖了搖頭:“不去,我不去搞什麼試煉,冇意思……”

陳平可不想搞什麼試煉浪費時間,還是用最短時間把元嬰煉化了,纔是重要的事情。

“你先彆急著拒絕我,你不想聽聽試煉在什麼地方嗎?”

史先生說道。

“在什麼地方?”陳平問道。

“鎖龍島……”

當史先生說出鎖龍島三個字之後,陳平整個人麵露驚訝之色。

“不對呀,鎖龍島現在還有什麼可供試煉的?現在都已經成為一個旅遊的普通小島了。”

陳平滿臉的疑問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