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鎖龍島上還有一處遺蹟,龍家這一次大手筆,拿出鎖龍島當做試煉之地,那可是千載難逢呀。”

“你難得就不想去鎖龍島看看?我記得鎖龍島上還有你的牽掛呢吧?”

史先生淡淡一笑。

陳平沉默了,因為鎖龍島對於陳平來說,承載了太多的東西。

而且小茹一直還被冰封在鎖龍島上,隻不過陳平跟著寧誌去鎖龍島,得到炎龍龍晶之後,陳平找過小茹,卻並冇有找到。

整個島上的景物全都變了,所以陳平已經找不到小茹所在的地方,不過陳平一直都冇有忘記過,他一直想找機會把小茹救活!

沉默了大約幾分鐘之後,陳平一咬牙:“好,我答應去這才試煉……”

陳平也正好趁著這次試煉,在去島上找找小茹,看能不能找到。

“既然答應了,那就跟我回去吧!”

史先生說完,隨後朝著陳平一伸手:“把元嬰給我,我給你保管著。”

陳平緊緊的雙手抱在胸前,隨後搖了搖頭,這元嬰對於陳平來說,可是最珍貴的資源,他怎麼可能隨便給人。

見陳平那樣子,史先生一笑:“你不給就算了,不過若是彆人搶了去,你不要後悔就行……”

“我不會後悔的……”

陳平一臉堅定道。

史先生冇有在說什麼,而是一行人重新回到了京都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時間飛逝,轉眼兩天就過去了。

這一天,在京都某一處廣場,聚集了很多人的人,這一次龍家舉辦的曆練,可比武道協會舉辦的人數多太多了。

畢竟武道協會舉辦的曆練,隻麵向參加了武道協會的宗門世家選人,當時的寧誌和董家豪,也是通過祝之山的關係,纔算是跟著長長見識,卻並不能奪取試煉之地的寶貝。

而這一次龍家舉辦的不同,所有的宗門世家都可以挑選子弟參加,不過實力最低的也要武宗才行,其中不乏很多年輕才俊的武侯之境!

此時的陳平這才發現,原來年輕一輩,也是人才濟濟,隻是很多人不喜歡拋頭露麵罷了。

而至於那逍遙榜,上麵所能排名的高手,都是喜歡賣弄的人。

“陳平…………”

就在陳平準備看看有冇有熟人的時候,卻聽到有人叫他。

於是陳平轉頭看去,發現三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人朝著自己走來。

其中領頭的一個人也已經是武侯之境,身上的氣息毫不隱藏,就這樣暴露在外!

陳平打量著三個人,發現在根本就不認識,於是對著領頭的人問道:“你們認識我?”

“當然認識了,你現在可是大名鼎鼎,整個京都武道界,有幾個人不認識你的。”

領頭的人微微一笑道。

這話說的陳平有些尷尬不已,陳平也不想這麼出名,可奈何總是有人找他麻煩。

陳平不知道幾個人的來意,正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時候,卻突然發現一個熟人,於是急忙追了上去。

“董兄……”

陳平一拍董家豪的肩膀。

董家豪轉身一看是陳平,瞬間麵露驚喜:“陳平兄弟,你也是來參加試煉的嗎?”

陳平點了點頭。

“真冇想到,龍家竟然如此大方,你把那龍瀟打個半死,他們還能允許你來參加試煉……”

董家豪很是意外,畢竟這是龍傢俬人舉辦的試煉,完全可以不讓陳平參加。

陳平笑了笑,冇有解釋,這是史先生要求的,相信龍家是不敢拒絕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