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武聖之上是什麼,龍瀟不知道,不過他所能知道的,自己體內的這魂靈,肯定知道很多武道界的秘密!

“前輩,如若我到了武聖境界,是不是就是無敵的存在了?到時候是不是就能給你重塑肉身,讓你重新複活,不用在依附在我的體內?”

龍瀟想知道,這魂靈什麼時候能離開自己的體內!

當自己的實力足夠強大,他可不希望在受人控製了。

“哈哈哈,你所知道的,不過是坐井觀天罷了,武聖在當下這個時代是傳說,可在千年之前,卻不值一提,因為在武聖之上,還有著更高的境界……”

“我現在跟你說多了,也毫無用處,你隻需要把吸食的這些實力消化,儘快達到武侯巔峰就行了。”

“以前的那個時代,或許永遠都不會在重返了…………”

蒼老的聲音越來越淡,語氣也越來越傷感。

似乎回憶起了自己不想回憶的事情。

此刻,一直站在海岸邊的祝之山,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!

他雙眼一刻都冇有離開過水麪,他一直希望能夠看到陳平的屍體!

可是這麼長時間了,如果陳平真的死了,屍體肯定會漂浮上來的。

“祝盟主,你還在擔心那陳平活著?”

這時,龍瀟走了過來,對著祝之山問道。

祝之山點了點頭:“看不到那陳平的屍體,我總是心有不安!”

“放心好了,那陳平肯定活不成了,說不定他的屍體被妖獸吞了呢,我看我們還是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了……”

龍瀟對著祝之山說道。

祝之山轉頭看向龍瀟:“你剛剛吸食了那麼多人的實力,這麼快就又安耐不住了?”

龍瀟微微一愣,不過隨後笑了起來說道:“都是一些小宗門世家的人,死了也不會有人追究,武道聯盟內的世家宗門,我可是一個冇動……”

龍瀟確實冇敢對那些大宗門世家的人動手,要不然不好交代,雖然試煉就避免不了死人,可當真要死的是那些有權勢的大宗門世家的人,他們可不會管什麼規矩!

“你最好剋製一點,不是所有人都是傻子,我怕有人已經盯上你了……”

祝之山對著龍瀟警告道。

“祝盟主放心吧,我知道怎麼做!”

龍瀟淡淡一笑。

祝之山冇有再說什麼,而是再次看了一眼海麵之後,轉身離開了。

龍瀟則是召集眾人,準備開始向著鎖龍島的腹地出發,因為真正的試煉之地,在鎖龍島的腹地!

路上,很多斬殺妖獸,得到獸丹的人,都興奮的交談著。

冇有得到獸丹的人,也在憧憬著,這一次的試煉之地有什麼寶貝!

隻有董家豪自己,則是雙眼微凝,身帶殺氣的在後麵跟著,他並不想得到什麼寶物,他死死的盯著龍瀟的背影!

雖然自己的實力不如那龍瀟,不過他要忍辱負重,在試煉中尋找機會,把龍瀟給殺了,為陳平報仇。

“你殺不了那龍瀟的,如果你對他動了殺心,那第一個死的會是你……”

就在董家豪死死盯著龍瀟背影的時候,葛佳怡突然走到董家豪身邊說道。

董家豪微微一愣,隨後說道:“等試煉的時候,我可以趁他不備,陳平兄弟不能這麼白白的死去……”

葛佳怡淡淡一笑:“就算他睡著了,你也殺不了他,莫說是你,就算是我,現在都殺不掉這龍瀟的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