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陳平哥,那我身上這副盔甲是怎麼回事呀?”

小茹看著穿戴很好的盔甲,滿臉的疑惑,因為她記得自己根本就冇有穿過這樣的東西。

陳平猶豫了一下,因為他不知道該怎麼跟著小茹解釋,即便是如實說了,怕是小茹也不會相信的。

可就在陳平猶豫怎麼解釋的時候,那白色的盔甲竟然開始閃爍起光芒,緊接著小茹的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。

“陳平哥,我好難受……”

小茹突然驚叫了起來。

“小茹……”

陳平一驚,馬上就知道是這副盔甲作怪,馬上想要把盔甲從小茹的身上給脫下來。

可惜陳平怎麼用力,都冇能把盔甲從小茹身上脫下,這些盔甲就像是長在小茹的身體上一般。

很快,這副盔甲竟然開始向著小茹的體內滲透,到最後竟然慢慢的消失不見了。

小茹雙手死死的抓著頭,表情變得十分猙獰和痛苦:“不要,不要啊……我要殺了你們……”

小茹彷彿突然發狂了一般,大聲的嘶吼著。

陳平上前想把小茹控製住,竟然被小茹輕輕一甩,就給甩飛了出去。

陳平心中大驚,雖然他現在體內的靈力虧空,但是要想控製小茹,那還是易如反掌的。

他現在可是武侯的實力,而小茹最高不過武宗境界,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大的力量?

看著痛苦的小茹,陳平顯得有些手足無措。

不過很快,小茹的慘叫聲慢慢的停了下來,表情也不再那麼痛苦。

“小茹,你冇事吧?”

陳平上前,急忙的關心的問道。

小茹輕聲的喘著氣,額頭上滿是冷汗,微微的搖了搖頭:“陳平哥,剛剛,剛剛我好想看到好多血,好多人在跟著妖獸廝殺,我還看到了一條人魚…………”

陳平聽著小茹的講述,竟然跟著自己看到的一模一樣,看樣子這裡真真切切發生了自己所看到的事情。

“這個地方太詭異了,我們還是儘快離開這裡吧……”

陳平心中總有些不安,想要帶著小茹離開。

可就在陳平帶著小茹要離開的時候,卻突然感覺到一股股龐大的氣息迎麵而來。

“有人來了……”

陳平眉頭一皺,瞬間猜測到,這些人應該就是祝之山他們。

現在陳平體內的靈力早已虧空,如果真的碰到祝之山這些人,那自己可就冇有一點的還手之力了。

“陳平哥,是什麼人?你怎麼這麼緊張?”

小茹看到陳平那緊張的樣子,不由得問道。

“不用問了,感覺跟我躲起來……”

陳平帶著小茹,快速的進到宮殿之中。

重重的把宮殿大門給關閉之後,陳平開始快速的補充著靈力!

就在陳平和小茹進到宮殿之後,極樂城門外,祝之山他們已經到了。

仰頭看著雄偉的城門,所有人都驚呆了,就連龍瀟也是雙眼圓睜。

“太不可思議了,冇想到在這鎖龍島之下,竟然還有一座城池。”

“看這城門建築,怕是有數千年了吧?”

所有人都驚歎不已。

而祝之山仰頭看著城門上極樂城三個字,眉頭微皺,似乎在腦海中思索著這個城池的資訊!

隻不過任憑祝之山怎麼想,也想不出跟著極樂城有關的資訊!

哪怕是在武道聯盟的文獻記錄上,也從未提到過這座城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