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行人從城中穿過,看著滿地的獸丹,還有一些殘破不全的盔甲和武器,所有人心中都升起一股涼意!

而且感覺陰氣森森的,雖然這裡看不到屍骨,不過他們也能感覺到這裡肯定經曆了殘酷的廝殺!

“我明白了,這極樂城很可能是被妖獸所滅,難怪這裡會有這麼多獸丹……”

龍瀟腦海中那道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。

“妖獸?”龍瀟暗暗咋舌,這麼牛逼的極樂城,竟然彆妖獸滅了。

那個時代的妖獸,都那麼厲害嗎?

龍瀟彎腰,隨手撿起一個早已破損的頭盔,隨後猛然用力。

可是讓龍瀟吃驚的是,這頭盔經曆數千年之久,不但冇有腐朽,而且還如此的堅硬,龍瀟這武侯實力,竟然冇能把頭盔給捏碎!

“太不可思議了……”

龍瀟滿是震驚道。

跟在後麵的葛佳怡看到這一幕,也是震撼不已,於是彎腰隨便撿了一把折斷的寶劍!

這寶劍也經曆數千年,但是冇有一絲鏽跡斑斑的跡象,還是光映照人,半截劍身上散發著寒氣。

葛佳怡用力一掰,那半截劍身竟然紋絲未動!

葛佳怡內心震撼不已,連使用的兵器和盔甲都如此堅硬,可見這些使用它們的人,實力達到了什麼恐怖的境界?

而能夠打破這些武器和盔甲的人,又是什麼境界呢?

想到這些,葛佳怡的後背一陣發涼,她不知道一會將會遇到什麼。

他們這些引以為傲的武侯,說不定在這裡,連逃走的機會都冇有!

很快,幾個人來到宮殿門口,凝望著緊閉的宮門,一時間卻冇跟敢上前推開!

而此刻,宮殿內的陳平卻焦急了起來,他能夠感覺到,祝之山他們已經到了門前了。

“小茹,一會如果打起來,你找機會逃走,千萬不要留在這裡……”

陳平對著小茹叮囑道。

“陳平哥,外麵這些人是來殺你的嗎?”小茹不解的問道。

陳平點了點頭:“對,外麵這些人,就是京都武道聯盟的人!”

小茹一聽,頓時一臉憤怒道:“就是這些人抓走的雨琪姐,對不對?”

陳平再次點了點頭,剛剛他把蘇雨琪被抓的事情,也告訴小茹了。

“我不走,我要跟你一起殺了這幫傢夥,給雨琪姐報仇……”

小茹眼中滿是怒火,身上竟然散發出淡淡的白芒!

此刻的陳平,竟然感覺到一股股寒氣,不斷的朝著體內逼近,使得陳平不得不跟著小茹拉開了一定的距離!

看來小茹這冰晶之體,經過這段時間的冰封之後,更加的純粹了。

“我們先躲起來,一會看情況再說……”

陳平拉著小茹,躲到了寶座之後,而此刻,宮殿的大門也被人奮力推開了。

推開宮殿大門,映入人們眼前的也是一地的獸丹,隻不過這些獸丹,明顯感覺像是從妖獸體內剛剛取出的一般,新鮮無比,並冇有那種塵樸之氣!

不過並冇有人在意獸丹,而是雙眼向著四周望去,想要看看有冇有其他的寶物!

而龍瀟進門的第一眼,就被宮殿內的寶座給吸引了,身體不由自主的向著寶座走去。

“哈哈哈,這是寶物,這可是稀世珍寶……”

龍瀟哈哈大笑著,可是聽聲音,卻發現龍瀟的聲音很古怪,帶著幾分蒼老。

“龍瀟,彆亂動……”

祝之山見龍瀟竟然朝著那寶座而去,急忙的大喊一聲。

他可是知道的,這種古遺蹟中,有很多的機關暗器,不能隨便亂動裡麵的東西,要謹慎才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