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龍瀟彷彿冇有聽到一般,整個人依然朝著那寶座衝去。

雙眼之中帶著興奮的光芒!

轟……

可就在龍瀟剛剛到了寶座前麵,正要伸手去抓的時候,卻被一道閃過的白光直接給擊退了!

龍瀟的身體重重的摔到了地上,一時間臉色蒼白!

看樣子剛剛那反震的力量,讓他受了傷!

“好機會……”

一直在關注龍瀟的董家豪,此刻眼中放光,知道機會來了。

隻見董家豪手掌一抬,一股強橫的氣息直逼龍瀟而去。

這一掌,蘊含了董家豪所有的勁氣,而去還是朝著龍瀟麵目而去的,明顯是要一擊斃命!

龍瀟心頭一驚,慌忙的想要起身應戰,可惜他們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,董家豪已經到了眼前了。

就在龍瀟眼看著要被董家豪一掌擊中的時候,許嵩出手了,隻見他一躍而起,朝著董家豪也是一掌揮出!

轟!

巨大的聲響,在整個宮殿中迴盪著。

董家豪的身體不由的倒飛了出去,隨後摔在牆壁上,口吐鮮血,整隻手臂都在顫抖著。

此刻的龍瀟也已經起身,見董家豪竟然偷襲自己,頓時怒不可歇!

“龍瀟,你是不是想把我們都給害死呀?這裡的東西不能隨便亂動,要是觸動了機關,我們都要死在這裡了!”

祝之山對著龍瀟很是不滿的訓斥道。

隻不過龍瀟並冇有理會祝之山,而是冷冷的看著董家豪。

“董家豪,你這孫子竟然敢背後偷襲,今天我要了你的命……”

龍瀟身上的氣息暴漲,渾身的黑芒乍現,身上的怒火在熊熊的燃燒!

董家豪知道自己隻有一擊必殺的機會,既然機會冇有了,自己肯定要死在這裡了。

“龍瀟,你這個京都武道界的敗類,虧你們龍家還是宗門世家,你卻成了邪修……”

“還有武道聯盟,也是一丘之貉,就你們也配武者之名,我呸……”

董家豪明知是死了,索性也就破口大罵了起來。

“你找死……”

龍瀟雙眼微微一凝,隨後手掌一揮,一股磅礴的氣息朝著董家豪而去。

董家豪都冇來得及反應,整個人再次被抽飛了出去。

董家豪到底,麵色猙獰,看著十分的痛苦,他想起身,卻發現根本就冇辦法站立了。

雖然不能起身,但是董家豪依然謾罵不止。

“龍瀟,有本事就殺了我,你們這些武道界的敗類,早晚會遭到天譴的……”

董家豪咬著牙,大聲的對著龍瀟怒罵著。

龍瀟此刻,竟然微微笑了起來,緩步走到了董家豪麵前:“你就是嘴硬,我不會讓你痛快的死去,我要慢慢的把你折磨死……”

說罷,龍瀟手掌之上竟然冒出一團黑霧,緊接著這團黑霧瞬間進入到了董家豪的身體。

一瞬間,董家豪渾身奇癢難耐,而且就連骨頭縫裡麵都感覺有萬千螞蟻在爬!

“啊…………”

董家豪翻滾著,表情痛苦不堪!

龍瀟則是一臉冷笑的欣賞著,而一旁的祝之山看都冇看董家豪一眼,董家豪的死活,跟他冇有絲毫的關係,他所關心的是這宮殿之內的寶物!

尤其是那寶座,剛剛那寶座瞬間啟動陣法,把龍瀟給震飛了出去,陣法啟動的力量氣息,龐大到了祝之山從未感受過!

祝之山死死盯著寶座,細細打量著,他希望能夠找到破除陣法的地方,還有寶座上那人魚雕塑,當祝之山的雙眼跟著那人魚雕塑的雙眼對視的時候,總感覺從心底冒出寒意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