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龍瀟,我跟你拚了,為陳平兄弟報仇……”

突然間,在地上不斷翻滾的董家豪,猛然暴起,直接整個人朝著龍瀟衝去。

並且董家豪的身體竟然開始鼓脹,身上的氣息在不斷攀升。

“靠,這小子要自爆……”

龍瀟麵色一驚,身體急速後撤!

在這密閉的宮殿內,董家豪雖然隻是武宗,但是要自爆起來,威力也是巨大的。

祝之山猛然回頭,看到董家豪這傢夥瘋了,竟然要自爆,臉色也是變得難看無比!

“快,控製住他……”

祝之山知道,在這樣的地方,如果董家豪真的自爆了,就算他們不死,怕是也要身受重傷。

許嵩帶人一躍而起,祝之山也跟著一起出手了。

數道白色光芒出現,瞬間化作道道鐵鏈,直接把董家豪給捆綁了起來。

同一時間,祝之山一指點在了董家豪的彙中穴,董家豪鼓脹的身體瞬間如泄了氣的皮球,給縮了回去!

龍瀟見危險解除,臉色震怒:“你他媽的還想自爆,把我們都給帶走,現在我就帶你上路……”

龍瀟說完,一掌拍向董家豪的腦袋。

就在千鈞一髮之際,一直都未曾說話的葛佳怡突然出手了!

一掌拍在龍瀟的掌風之上,兩個人同時倒退了數步!

“葛佳怡,你想做什麼?為何出手阻攔我?”

龍瀟很是不滿的看向葛佳怡,怒聲問道。

“龍瀟,怎麼說董家豪也是京都武道界大宗門世家的子弟,你就這樣殺了他,不太合適吧?”

葛佳怡緩緩的說道。

“有什麼不合適的,試煉本就危險重重,難道試煉隻能死那些底層宗門世家的子弟不成?”

龍瀟冷哼一聲。

“葛小姐,這次試煉本是龍家舉辦的,你若想得到些什麼,還是不要管了……”

這時,祝之山開口道。

葛佳怡眉頭微微一皺:“祝盟主,你身為武道聯盟盟主,那龍瀟用的什麼功法,你不會看不到吧?在岸邊的時候,有多少人死在龍瀟之手,被他吸取了實力,你也不會看不到吧?”

“難道你就任由如此,想讓整個京都武道界都成為邪修不成嗎?”

祝之山被葛佳怡這樣一質問,臉色瞬間變得難看無比!

此時,已經有不少的人,在裝滿了獸丹之後,也跟著走進了宮殿,想要看看宮殿內有什麼寶貝!

正好遇到葛佳怡跟著祝之山對峙,其他人全都顯得有些驚訝!

尤其是剛剛葛佳怡說出龍瀟吸取他人實力,更是讓人震驚!

因為龍瀟做的很是隱蔽,並冇有人發現,再加上全都在殺妖獸,爭搶獸丹,更加冇人會注意到龍瀟了。

現在葛佳怡竟然說很多人都是龍瀟殺死的,就是為了吸取實力,這讓參加試煉的這些人,心中開始有些慌神了。

“葛佳怡,你胡說八道什麼,我何時吸取他人實力了?你不要血口噴人,這一次試煉是我們龍家舉辦的,你看看這古遺蹟中的寶貝有多少?”

“外麵那些數不清的獸丹,你知道有多少價值嗎?這可都是我龍家奉獻出來的,你還敢如此汙衊我……”

龍瀟的一番話,讓很多人全都選擇了相信他。

畢竟這次試煉之地,也是龍家的地盤,這古遺蹟中這麼多獸丹,如果龍家自己拿到手,這可是一筆天價財富,而且還能給龍家培育出不少的高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