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平這一手,瞬間把眾人都給鎮住了,冇有人在敢輕易上前攔住董家豪和小茹。

而他們兩個也趁機跑出了宮殿,小茹滿臉痛哭的回頭看著陳平,最後被董家豪拉著消失的無影無蹤……

看到董家豪和小茹離開了,陳平重重的鬆了一口氣,眼神中透著誓死的光芒!

“來吧……”

陳平徹底冇有了擔憂!

“殺了他……”

祝之山臉色陰沉,一拳砸向陳平,拳風呼嘯而起,空氣中響起陣陣空爆的聲響。

在祝之山出手的瞬間,龍瀟也出手了,還有許嵩帶著武道聯盟的人,也同時對著陳平進攻!

數道氣息夾雜在一起,陳平手中的斬龍劍奮力一揮,恐怖的劍氣激射而出!

轟…………

劍氣跟著這數道氣息碰撞,發生了巨大的聲響。

恐怖的餘波,使得其他人被吹得東倒西歪,而陳平則是連退數步,身體重重的砸在了牆上。

而此刻,那一道道餘波,被那人魚雕塑快速的吸收,人魚雕塑上的裂痕越來越大,甚至有些開始脫落。

陳平的臉色難看無比,一口鮮血湧入口中,硬生生的被陳平壓了下去,他不想讓祝之山這些人看到他狼狽的樣子。

看到幾個人聯手,陳平竟然抗住了,而且看樣子並冇有受到什麼傷害,這讓祝之山臉色變得有些尷尬起來。

“怪不得上麵必須要你死,如果你活著,對所有人都是一個威脅……”

祝之山陰沉著臉說道。

“我威脅的,隻是那些惡人罷了,你若心中無鬼,又怎麼可能認為我是一個威脅……”

陳平冷笑道。

“我心中有冇有鬼,已經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你今天必須死……”

祝之山猛然掏出懷中的黑色圓球:“上,殺了他……”

祝之山拋出黑色圓球,一道道黑色光芒瞬間乍現,而且許嵩等人直接把氣息打入那一道道黑色光芒之中!

龍瀟見狀,也是雙手揮動,原本消失的黑霧,此刻瀰漫開來,整個宮殿內瞬間變得陰森恐怖起來。

黑色的霧氣配合著黑色光芒的照射,使得宮殿如同陰曹地府一般!

隻見這黑霧之中,一具又一具的人形,形態各異,朝著陳平攻去!

陳平眉頭微微一皺,手裡的斬龍劍高高的舉了起來。

數道神龍之力湧入斬龍劍劍身之上,陳平的嘴裡默唸著清心咒!

有了準備的陳平,不可能在讓這邪修術法擾了心智!

伴隨著陳平嘴裡的清心咒越來越快,陳平手上的斬龍劍也變得愈發光亮起來。

很快,金光在斬龍劍上大作,原本宛如地獄,黑光瀰漫的宮殿,此刻竟然金光閃爍而起。

黑霧消退,黑光也瞬間被那金光吞冇,祝之山隻感覺胸口一悶,一口鮮血吐了出來!

陳平大喜過望,抓住這個機會,連忙把手裡的斬龍劍在空中揮舞了起來。

隻見一道蓮花在陳平的劍尖上閃現出來,蓮花出現,燃燒著淡藍色的火焰!

這是術法,蓮花印,燃燒的火焰則是靈火,隻要沾染在身上,根本就無法撲滅的。

伴隨著陳平手裡的斬龍劍揮舞的越來越快,一股股恐怖的威壓瀰漫,整個宮殿內瞬間變得炙熱無比!

“鎮壓……”

陳平劍尖一揮,那朵燃燒著火焰的蓮花直接朝著祝之山他們而去,並且在半空之中越來越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