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平見狀,不由的心頭一喜,猛然一咬舌尖,靠著一縷精血,直接站了起來。

人魚看到陳平竟然還能站起來,不滿露出驚訝之色。

“不愧是龍之子,身體果然強悍……”

人魚滿臉驚訝的說道。

陳平再一次從人魚口中聽到龍之子三個字,不由的一愣,急忙的問道:“你是誰?你知道我的什麼嗎?”

人魚大口的喘著氣,卻並冇有回答陳平,而是身體在慢慢吸收著地上那些獸丹中的靈氣。

被封印了數千年,這人魚的實力早就十不存一,剛剛之所以把自己僅存的實力全都爆發出來,就是為了把眼前的眾人給嚇走罷了。

如果人魚實力還儲存著,他肯定不會放過眼前的這些人,因為這些人對於他來說,是再好不過的修煉資源了。

陳平發現這人魚在恢複實力,猛然拚著最後一絲力氣,一拳就砸了過去。

拳頭上的金光暗淡無比,就連神龍之力也所剩無幾!

人魚眉頭一皺,躲過了陳平的一拳。

“小子,我若是實力尚存,一口唾沫都能讓你死上千百次,你竟然敢對我動手?”

“等我實力恢複,我定讓你生不如死……”

人魚暴怒的看著陳平。

陳平此刻,因為強行催動精血,神誌都有些不輕了,眼前模糊一片!

不過他知道,現在如果不想辦法殺了這人魚,等他吸收靈氣恢複部分實力之後,自己將士必死無疑。

“我不會給你機會的……”

陳平再次猛然咬向舌尖,緊接著一口血霧噴出,陳平身上的氣息瞬間提升了不少。

拳頭上的金光開始變得璀璨,隨後怒喝一聲,一拳就砸向了那人魚!

人魚臉上帶著無儘的怒意,他何曾被螻蟻這樣無視過。

隻不過體內的實力已經冇有了,人魚在憤怒,也冇有絲毫的辦法。

眼看著陳平的一拳到了眼前,人魚一咬牙,從他的體內竟然激射出一根通體白皙透明的魚刺!

這魚刺長約半米,上麵泛著寒光,就像是漢白玉雕刻的一般!

當魚刺穿透陳平的身體之後,瞬間就消失不見,而陳平也噗通一聲倒在地上,緊接著眼前越來越黑,竟直接暈死了過去……

看著暈倒的陳平,人魚雙眼微凝:“好你個臭小子,逼我浪費掉我體內的定身刺,一會我定要扒你皮抽你筋,把你身上吸的一乾二淨……”

人魚憤恨的看著陳平,隨後開始吸取著獸丹中的靈氣,慢慢恢複實力!

………………

另一邊,祝之山這些人逃出了極樂城,隻不過當他們出來之後才發現,鎖龍島竟然開始塌陷了,原本和碩大無比的島嶼,此刻竟然隻剩下很小的麵積,就連這些地方也都在向著海底塌陷。

幸好有遊輪在,眾人急忙的登船,隨後眼睜睜的看著鎖龍島消失在了大海之中。

很快,一切都變得風平浪靜,彷彿這裡就從來冇有存在過島嶼一般!

“太可惜了……”

“那麼多的獸丹,全都浪費了……”

“還指望以後有機會在來一次呢,這下全完了。”

不少人都開始惋惜了起來。

龍瀟看著沉默的鎖龍島,臉上也是痛惜不已!

隻有祝之山臉色微沉,凝望著鎖龍島消失的海域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龍瀟走了過去,兩個人此時全都少了一隻胳膊,而造成這一切的,是同一個人,那就是陳平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