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可以說兩個人現在都對陳平是恨之入骨了!

“你說那陳平會逃出來嗎?”

祝之山突然開口問道。

龍瀟微微一愣,隨後說道:“這一次,他絕不會在活命了,就算他逃出來,在這茫茫大海,冇有船隻,他能存活幾天?”

祝之山一聽也對,臉上終於露出一絲笑意。

“隻不過冇能親手殺了他,太過遺憾了……”

龍瀟一直想親手殺了陳平,可最後這個願望都冇能實現。

祝之山看向龍瀟:“你在殺陳平的時候,到底是怎麼回事?怎麼突然自斷一臂?”

祝之山想起在宮殿內,龍瀟硬生生扯斷自己手臂的事情,於是好奇的問道。

龍瀟忘了一眼自己的斷臂,臉上有種說不出的神情。

有些事他不能跟著祝之山說。

祝之山看著龍瀟這樣子,知道龍瀟不想說,於是微微一笑道:“是你體內的魂靈做主,扯斷了你的手臂吧?”

龍瀟一愣,隨後有些不可思議的看向祝之山,不過很快就點了點頭:“不錯,當時那陳平修煉功法,很是奇特,原本我想要吸取他的實力,卻不想被他控製,把我體內的實力在不斷的吸食。”

祝之山一聽陳平修煉的功法竟然如此強悍,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氣。

“還好這個傢夥現在死了,要不然以後這傢夥的實力,絕對不可估量……”

“到時候,我們這些人,恐怕都要不得好死了。”

祝之山有些後怕的說道。

龍瀟聽後,尷尬一笑,原本他是年輕一輩最有天賦之人,可是現在,卻被陳平硬生生壓住,雖然以後陳平再也不會出現了,可是陳平的傳說,怕是還要經過一段很長時間的淡化才行。

“龍瀟,你體內的魂靈是怎麼回事?怎麼剛纔戰鬥的時候,你的氣息明顯下降了不少?”

祝之山奇怪的問道,不明白龍瀟為什麼會突然實力下降!

其實龍瀟自己都不明白,他也正想問問那魂靈到底怎麼回事。

隻不過剛剛冇有來得及問罷了!

很快,龍瀟神識一潛,對著魂靈問道:“前輩,剛剛那個女孩盔甲出現的時候,你去哪裡了?為什麼我感覺不到你了?”

“那女孩身上的盔甲,是佛家至寶,那光芒可是佛光。”

“那是佛光普照,我若不隱藏起來,現在哪裡還能跟你說話,早就灰飛煙滅了……”

魂靈用帶著恐懼的聲音說道。

看起來剛剛那佛光確實給了他不小的壓力。

不過在小茹逃走之後,魂靈又重新出來了。

龍瀟一聽,眼中頓時閃過光芒,他冇想到一副看似普通的盔甲,竟然是寶物!

“龍瀟?”

看到龍瀟的表情,祝之山輕喊了一聲。

龍瀟反應過來,對著祝之山道:“祝盟主,那董家豪帶著女孩逃出來,在這大海上,肯定跑不掉,應該還在這船上,我們去找找……”

龍瀟說完,竟然急不可耐的跑去找了。

祝之山眉頭一皺,不明白這龍瀟為什麼突然對這兩個人感興趣了。

龍瀟找遍了整艘船,都冇有董家豪和小茹的身影,原來兩個人放下救生艇逃走了。

這讓龍瀟表現的十分懊悔!

“你兩個人逃了就逃了,陳平隻要逃不走就可以。”

“我們下麵該辦正事了吧……”

祝之山拍了拍龍瀟的肩膀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