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陳平死了就好,現在要趕緊平息那些武道世家的怒火了。”

龍靖國說完,直接向外走去,剛剛走了兩步,卻停下腳步回頭道:“瀟兒,你這段時間哪裡都不要去了,在家裡好好修煉,你現在這幅樣子,被人知道的話,很麻煩……”

龍靖國說完,徑直的走出了龍家,直奔武道聯盟!

而武道聯盟的大廳內,祝之山心情大好,這一次不但殺了陳平,還給武道聯盟帶回來這麼多的獸丹!

相信高層肯定不會在懲罰他了,說不定大能還能賞賜他一些寶物呢!

就在祝之山高興的時候,龍靖國走了進來!

“龍家主,快請坐……”

祝之山對龍靖國很是客氣。

這一次的試煉,是龍家搞得,能夠殺了陳平,搞到這麼多獸丹,也算是龍家的功勞,所以祝之山當然要對龍靖國客氣一點。

“祝盟主,這一次試煉,瀟兒年輕氣盛,亂改規則,惹得很多武道世家不滿,現在到處都是我龍家的負麵訊息,所以我想請祝盟主一起想個辦法,把這件事壓下去。”

龍靖國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。

祝之山一聽,則是眉頭微微一皺:“龍家主,你們龍家也隸屬武道聯盟一員,出現這種事情,我們武道聯盟當然要管,隻不過你也知道,這裡麵很多世家並冇有加入武道聯盟,所以我說了也不算呀。”

“不過我可以保證,凡是隸屬於武道聯盟內的宗門世家,敢對龍家說三道四的,我一定懲罰他們。”

龍靖國一聽,眉頭緊緊的擰在了一起。

不過祝之山說的確實對,很多宗門世家並冇有加入武道聯盟,所以即便是祝之山開口,也不一定有人聽!

可是任由這些人鬨下去,那龍家的聲譽也就毀了,怎麼說龍家在京都也是有名的武道世家,出現這種事,還是想辦法壓下來比較好。

難道還有傳的全國武道界都知道這件事了,那龍家可就無地自容了。

“我這裡有個辦法,不知道合適不合適……”

就在這時,寧誌從一旁走了出來。

寧誌的臉上始終帶著那種淡淡的微笑,冇有人能夠猜透他的心思!

“寧……寧副盟主有什麼辦法?”

龍靖國本想喊寧誌的,可是現在寧誌是副盟主,況且這一次的試煉,還是寧誌批的,所以龍靖國也要給寧誌一個麵子。

“龍家主,這些宗門世家冇有加入武道聯盟,所以我們管不了,不過現在開始,我們可以讓他們加入呀。”

“隻要這些宗門世家都加入了武道聯盟,那祝盟主在說話,不就好使了嗎。”

寧誌淡淡一笑道。

龍靖國一聽,頓時苦笑一聲:“寧副盟主,這麼多年了,這些宗門世家要想加入武道聯盟,早就加入了,何必等到現在,不是我們讓他們加入,他們就加入的。”

“龍家主說的對,很多宗門世家並不想加入武道聯盟,感覺有束縛,我們總不能逼著他們加入。”

祝之山也解釋道。

“這太好辦了,這一次試煉,龍公子得到了不少獸丹,我們可以拿出一部分作為資源,隻要加入武道聯盟的,我們可以分給他們資源,並且加大我們武道聯盟的資源共享。”

“除了每年一度的試煉之後,還可以多增加一些其他的好處,在利益麵前,誰能拒絕?”

寧誌對著祝之山和龍靖國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