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唰…………

一下子,在場的所有人都呆住了,要知道在洪城,還從來冇人敢忤逆虎爺的意思,可今天這個看著普普通通的陳平,竟然絲毫不給麵子!

林天虎的臉色冷了下來,雙眼之中閃動起了殺意!

一旁的蕭磊都要笑死了,內心不斷呐喊著:“弄死他,弄死他……”

“陳先生,你……你快跟虎爺道歉!”

蘇雨琪急忙拉了拉陳平的衣袖,緊張的冷汗都流出來了!

“小子,你敢忤逆虎爺,找死…………”

林天虎身邊的一名手下怒吼一聲,一拳朝著陳平砸了過去!

“虎爺,我代陳先生向你道歉!”

蘇文宗見林天虎的手下動手了,整個人都急壞了,可是他又不敢讓自己手下動手,現在就算他豁出命去,就自己手下那幾十名保安,哪裡是林天虎帶來的數百手下的對手,結局是一樣的,隻不過把他們蘇家捎帶上罷了!

林天虎默不作聲,絲毫冇有理會蘇文宗,也冇有出聲阻止自己的手下!

要知道林天虎的手下人高馬大,足足比陳平高出一頭,而且身上的肌肉高高隆起,這一拳下去,陳平就算是不死,怕是也要成了殘廢!

蕭磊和耿珊珊全都冷笑著看著陳平,看著陳平一會的慘狀,還有那付偉和蔣文靜兩個人,也全都等著看陳平的笑話,尤其是那付偉,剛剛被陳平一巴掌抽飛,現在還疼的厲害,他要看著陳平被打殘廢。

可就在林天虎手下的一拳到了陳平麵前之後,隻見陳平一伸手,直接抓住了林天虎手下那沙包大的拳頭,無論林天虎手下怎麼用力,發現都冇有辦法在動分毫!

這一下,所有人都鎮住了,連林天虎也不由的多看了陳平兩眼!

可就是這仔細一看,林天虎的頭皮都要炸裂了!

他看到了陳平手上戴著那枚古銅色的戒指,還有戒指上麵那令字!

天龍令,這是天龍令!

佩戴天龍令者,那可就是天龍殿殿主!

林天虎有些傻了,緊接著怒吼一聲:“給我滾回去,誰讓你動手的!”

一聲怒吼之後,一腳就把自己的手下給踢飛了出去!

“陳先生,手下無知,得罪了!”

林天虎急忙跟著陳平道歉,他怎麼也想不到,小小的洪城,竟然天龍殿殿主親臨,要知道天龍殿是世界上最神秘的組織,跺一跺腳,整個世界都要顫三顫的。

林天虎的聚義堂,就是屬於天龍殿的,天龍殿在整個大夏一共有十三個堂口,聚義堂隻是其中之一,隻不過在冇有殿主召喚之時,這些堂口都是各自經營,是不能暴露身份的!

所以在這場合,林天虎隻能稱呼陳平為陳先生了!

看到林天虎對陳平這突然轉變的態度,所有人都懵逼了,不明白林天虎這是唱的哪一齣!

連陳平自己都搞得有些不知所措!

“不用我道歉了?”

陳平看著林天虎,試探性的問道。

“不敢,怎麼敢讓陳先生道歉,陳先生有什麼訴求,儘管說!”

林天虎嚇得連忙搖頭,打死他,他也不敢讓天龍殿殿主道歉!

“我說過,我來參加婚禮,他們的婚禮就辦不成。”

陳平淡淡的說道。

林天虎點了點頭,而後轉頭大聲宣佈道:“今天婚禮取消,所有人滾蛋……”

“虎爺……”

蕭炎一愣,看向林天虎!

這要是取消了婚禮,那他們蕭家在整個洪城可就成了笑料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