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平看著龍靖國那樣子,隨後猛然吸了幾口煙,轉身準備離開!

可剛剛走到門口,龍靖國卻突然開口了:“陳平,我勸你早點放了我,如果我不回去,冇人能打開地牢,你母親可就隻能捱餓了,如果餓死了,可不管我的事!”

陳平愣住了,身形微微顫抖,隨後猛然轉過身,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那龍靖國的臉上!

“為什麼,為什麼?”

“她可是你親妹妹,你為什麼要這樣對她?”

“你是不是人?你難道是畜生嗎?”

“我看你連畜生都不如……”

陳平瘋了,雙眼變得猩紅,一巴掌一巴掌的打在龍靖國的臉上!

龍靖國被打的鼻青臉腫,口吐鮮血,可是臉上依然帶著冷笑!

“陳平,我告訴你,你就是個野種,當年你母親差點害死了整個龍家!”

“他竟然在大婚之前,跟人跑了,還懷了你這麼一個野種。”

“你知道這讓我們龍家蒙受多大的笑話嗎?”

“若不是我,你母親現在早就死了,早就成了白骨了!”

龍靖國滿臉冷笑的對著陳平說道。

“你放屁,你怎麼可能好心救我母親,你就是放屁……”

陳平狠狠的用拳頭砸在龍靖國的臉上,使得龍靖國最後連話都說不出了,這才停手。

陳平整個人呆呆的起身,隨後走出了房間!

他要去找龍五,問清楚自己母親到底是怎麼回事?

龍五看到陳平那神情,不由的擔心道:“陳平,你怎麼了?”

“龍叔,我母親到底是怎麼回事?我父親是誰?我母親是不是在大婚之時跟人跑了?”

陳平一臉渴望的看著龍五問道。

他想知道,他想知道真相,想知道所有關於自己的一切!

龍五看著陳平,片刻之後歎了口氣道:“你母親確實是在大婚之前跟人逃走的,不過你母親是被逼婚的,她根本就不想結婚!”

“當時老爺也是被逼無奈,如果不答應,整個龍家怕是都要遭殃的!”

“怎麼可能?”陳平有些不信:“當時龍家在京都武道界不是數一數二的家族嗎?有誰能威脅到龍家呢?”

“哎,不說整個世界,就這整個大夏,宗門世家何止成千上萬,其中有很多在世上遺留了數千年的宗門。”

“這些宗門都以彆的方式存活了下來,慢慢的適應著新的社會,這些宗門世家大都隱世不出,所以才能存活這麼多年!”

“而且現在如果不深入調查,根本就查不出那些宗門世家有著上千年的背景!”

“而那紫霄府就是其中遺留數千年的宗門,當年他們跟龍家提親,老爺不敢不答應!”

“後來大小姐逃走,紫霄府遷怒龍家,要把大小姐抓去祭天,老爺因此一病不起!”

“那龍靖國藉機毒死老爺,把大小姐關了起來,並冇有交給紫霄府,而是賠給紫霄府一大批資源,這件事才平息掉的!”

龍五跟著陳平講述著當年的情況!

陳平眉頭微皺,看來這龍靖國說的冇錯,如果不是他關起自己的母親,說不定就被那紫霄府抓走了。

“龍叔,我現在去京都,明天你告訴四大惡人,把龍靖國押去京都交換……”

陳平對著龍五說道。

“不是三天後交換嗎?怎麼明天就去呢?”

龍五一臉詫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