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十幾道劍氣,一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!

“什麼人?”

葛佳怡臉色大變,急忙的向著四周看去。

董立群也是滿臉疑惑,因為他剛剛能感覺出來,能夠發射那道金光的人,實力絕對深不可測!

“葛小姐,你一個大小姐,性格如此粗暴,不太好吧?”

這時,一道人影緩緩的走來!

當看到這人影之後,幾個人瞬間呆在了當場。

“陳平兄弟,你……你原來冇死呀……”

董家豪緩過神來,猛然跑過去,狠狠的給陳平來了一個擁抱!

“陳先生,你……你……”

董立群看到陳平,也是激動的說不出話來!

隻有葛佳怡還呆呆的看著陳平,眼神中的表情十分複雜。

陳平在跟著董家豪說了幾句之後,看向葛佳怡問道:“葛小姐,你這是為何,一定要致董兄於死地呢?”

葛佳怡滿臉怒氣道:“這畜生給我下藥,玷汙了我,你說我該不該殺他?”

“陳平兄弟,我冇有,我真的冇有,我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呢!”

董家豪連忙解釋著!

陳平微微一抬手,製止了董家豪的解釋:“葛小姐,你現在還是完璧之身,怎麼能說董兄玷汙了你?”

“怎麼可能?”葛佳怡一愣,她明明醒過來的時候,身上衣物儘褪,怎麼可能還是完璧之身。

“我難道還騙你不成,你自己可以看看你的左臂!”

陳平說著,一縷靈力瞬間打入葛佳怡的體內,很快在葛佳怡左臂上,一塊紅色印記出現!

看到那印記,葛佳怡滿臉激動:“這……這是守宮砂?”

“對,這就是守宮砂,葛小姐的守宮砂還在,怎麼可能不是完璧之身呢?”

陳平問道。

葛佳怡一時間無言以對,不過還是氣氛道:“這董家豪騙我去酒店,給我下藥,褪去我的衣物,這是不可狡辯的事實……”

“葛小姐,你肯定是誤會了,我什麼時候跟你去過酒店呀,那真不是我……”

董家豪滿臉委屈的解釋道。

“我怎麼可能誤會,我跟你一起去的酒店,難道還能錯了不成嗎?”

葛佳怡也是信誓旦旦,表示自己說的是真的。

陳平眉頭微皺,他看著董家豪的表情,並不像說謊的,而葛佳怡那樣子,也不像說謊!

那這其中肯定有什麼誤會纔對!

猛然間,陳平似乎想到了什麼,於是對著葛佳怡問道:“葛小姐,你可知道這世間有易容術一說?”

“你什麼意思?”

葛佳怡一愣!

“我看這裡麵肯定有誤會,說不定有人易容成了董兄的樣子,把你騙去的,為的就是挑唆你們兩家的矛盾呢?”

陳平跟著葛佳怡分析道。

葛佳怡陷入了沉默,片刻之後說道:“我會詳細調查這件事的,如果真是這董家豪所謂,我絕不饒他。”

“葛小姐,如果是我做的,我願意自刎謝罪……”

董家豪一臉堅定的說道。

葛佳怡現在也有些不知所措了,隻能先行離開,等調查清楚再說了!

“陳平兄弟,真是謝謝你了,快屋裡去,跟我說說你這段時間乾什麼去了……”

葛佳怡走回,董家豪就急不可耐的把陳平拉進了房間!

陳平也冇有隱瞞,把自己經曆跟著董家豪說了一遍!

當聽說京都那十多個宗門世家都是陳平滅的,董家豪嘴巴驚的都合不上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