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演武場上,陳平渾身傷痕累累,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!

隨著四名黑銅袍不斷揮出一道道術法,陳平身上的傷痕越來越重!

不過這種情況下,陳平竟然還冇有倒下,這也讓四名黑銅袍感覺很是意外!

“可惡……”

望著那半空的空間法器,陳平不由的怒罵了一聲。

“小子,今天你是必死無疑,不要在做無謂的抵抗了,否則你會死的更慘……”

一名黑銅袍冷聲說道。

“放你媽的狗臭屁,你們四打一,還他媽有臉嘰嘰歪歪,有本事就來吧……”

陳平大聲怒喝著!

“哼!”

隨著一聲冷哼,幾人又是一道道術法打了出去,瞬間打在陳平身上,把陳平打飛出去數十米遠!

陳平的身體已經皮開肉綻,血肉模糊,可是陳平依然艱難的站了起來。

“跟武道聯盟作對,隻有死路一條……”

四名黑銅袍緩緩的抬起手掌,一道道黑金色的光芒在不斷的閃爍而起。

這些光芒彙聚到了一起,一股龐大的力量在盪漾開來。

陳平則是眉頭緊皺,他知道這是四個人的致命一擊了!

恐怖的力量在不斷的攀升,帶著無儘的毀滅之力向著陳平而去。

周圍的空間開始扭曲變形,扭曲的空間似乎要把陳平給撕碎!

陳平一咬牙,身上的神龍之力全部爆發出來,隨後在周身形成了一道堅實的屏障!

鐺!

黑金色的光芒狠狠的撞擊到了陳平身前,爆發出的力量使得整個演武場都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痕!

半空之中的法器,也在這餘波之中開始搖晃,似乎要搖搖欲墜。

嘩啦…………

陳平身上的屏障破碎,一道道力量開始打在陳平的**之上!

“啊…………”

陳平一聲嘶吼,身上青筋凸起,強悍的肉身發揮到了極致。

光芒散去,陳平身上已經能看到森森白骨,樣子恐怖到了極點。

四名黑銅袍見狀,全都陷入呆滯,這可是他們最強一擊,這陳平竟然以血肉之軀給扛了下來。

簡直太不可思議了!

就連演武場之外的眾人看到眼前的一幕,也是震驚的下巴都要掉了。

“這……這他媽還是人嗎?”

“變態,太變態了……”

“武道聯盟四名高手都殺不死陳平,這一下要丟人了!”

眾人議論紛紛,全被陳平這變態的肉身給折服。

而此時的葛福海則是臉色凝重,雙眼微微的眯在一起!

“這個陳平,肉身竟然如此強悍,可不是一般的修仙者……”

葛福海小聲嘀咕著。

“爸,你說什麼呢?”

葛佳怡問道。

“哦,冇什麼!”

葛福海連忙搖了搖頭。

演武場上,陳平凝視著四名黑銅袍,眼神中充滿了殺意。

縱使現在陳平已經重傷再身,可依舊帶著濃濃的殺意。

四名黑銅袍看向陳平的眼神,竟然全都心生膽寒之意!

他們四名武侯中期的高手,竟然聯手還殺不死陳平,而且他們還有空間法器助陣,這樣的陣容和實力,怕是七品武侯也承受不住的,可此時的陳平卻承受住了。

“現在該我動手了……”

陳平咬著牙,緩緩的抬起拳頭。

“聖光拳……”

一聲呐喊之後,陳平的身體直沖沖的朝著四名黑銅袍而去,陳平冇有使用絲毫的靈力,而是靠著肉身的力量撞了過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