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祝之山這是要讓所有的宗門世家明白,他雖然實力不高,但還是武道聯盟的盟主,還有著無上的權利!

“服務員,上酒……”

祝之山喝的有些暈乎了,不過還在招呼著上酒!

這段時間,冇有了陳平搗亂,整個京都武道界也平靜了不少,祝之山也放鬆了,不用在擔心陳平什麼時候把自己給殺了!

“祝盟主,你喝多了,不要再喝了……”

這時,一名經理模樣的走過來說道。

祝之山幾乎每天在這裡喝酒,可是每次都不給錢,他們也不敢說什麼!

這次,見祝之山喝多了,那經理纔敢過來勸勸!

“你什麼意思?怕我不給錢是不是?”

祝之山雙眼微微一眯,拍著那經理的肩膀說道。

“祝盟主,我可不是這個意思,我隻是看你喝多了,怕你回去有危險!”

經理急忙解釋道。

“有個屁的危險,我可是武道聯盟的盟主,誰敢對我不敬?”

“是不是你也瞧不起我這個盟主,覺得我這個盟主冇有實權?”

祝之山一把抓住那經理的衣領,滿臉怒氣的問道。

經理嚇得冷汗直流,連忙擺手道:“不不不,祝盟主誤會了,我怎麼敢瞧不起你。”

“服務員,快給祝盟主拿一瓶好酒過來……”

很快,服務員拿來一瓶好酒,祝之山這才罷休!

隨後拿著酒,走出了酒館,搖搖晃晃的邊走邊喝,還哼著歌,小日子過得好不愜意!

可當他走到一處衚衕的時候,卻迎麵撞上了一個人!

“誰他媽的不長眼,在這裡擋著路?”

祝之山眯著眼,大聲怒罵道!

當他仔細一看,卻發現麵前的人,一身黑袍再身,讓祝之山嚇得一個激靈!

不過當他看到這黑袍之上,並冇有武道聯盟內那標誌的時候,這才鬆了一口氣!

如果這黑袍人是武道聯盟內的黑銅袍或者黑銀袍,那他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!

“祝盟主,每天小酒喝著,生活好不自在呀……”

一道陰森的聲音傳來!

祝之山微微一愣,感覺這聲音很是熟悉!

“你是什麼人?知道我是武道聯盟盟主,還敢擋住我的去路,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……”

祝之山對著那黑袍人吼道!

“殺我?”黑袍人冷哼一聲:“就憑你也想殺我,你也配……”

黑袍人背對著祝之山,聲音充滿不屑和挑釁!

“找死……”

祝之山把手中的酒瓶一丟,緊接著一掌就拍了出去。

一道勁風呼嘯而出,瞬間就打在麵前那黑袍人的後背之上!

可這一掌打在那黑袍人身上,卻見那黑袍人連動都冇有動一下。

祝之山臉色瞬間一驚,連酒都醒了幾分!

“你……你是什麼人?”

祝之山吃驚的問道。

“祝盟主真是健忘,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了嗎?”

龍瀟緩緩的轉過身,看向祝之山問道。

“龍瀟?”

祝之山看到龍瀟之後,眉頭緊緊一皺!

“怎麼會是你?你為什麼要擋我的路?”

祝之山死死的盯著龍瀟問道。

“我想問問,祝盟主為何要針對我龍家?難道我龍家的實力,就不配參加一個小小的聯盟會議嗎?”

龍瀟毫不掩飾的問道。

“我是盟主,聯盟會議我說了算,哪裡輪得到你來質問我?”

“你們龍家不過就是武道聯盟的一名成員罷了,難道每次會議,還有經過你們龍家同意不成?”

聽到龍瀟竟然是來為龍靖國打抱不平的,祝之山冷哼一聲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