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連好多天,陳平就在龍家待著,不吃不喝,甚至不出門!

冇有人知道,這些天陳平在做什麼!

咚咚咚…………

這一日,龍星旭敲響了陳平的房門!

“什麼事?”

陳平的聲音從房間裡麵傳了出來!

“陳平哥,門外有人找你,說是你的故交好友……”

龍星旭說道。

“叫什麼?”

陳平眉頭微皺,他不知道自己在京都有什麼故交好友!

“他說他叫胡麻子……”

龍星旭的話剛剛說完,就見到陳平猛然打開了房門,眼中閃爍著光芒!

隻不過此時的陳平,滿臉的鬍鬚,神情顯得很是頹廢!

“他人在哪?快帶進來……”

陳平焦急的對著龍星旭說道。

龍星旭不敢耽擱,急忙把胡麻子領了進來!

胡麻子見到陳平之後,都給嚇了一跳!

“我靠,你這是掉進野人山啦?怎麼成了這個逼樣子?”

胡麻子滿臉的不解。

要知道以前,陳平可是個帥小夥,現在卻成了滿臉胡茬的大叔!

“胡大師,進來說,我正好有事找你……”

陳平一把就把胡麻子拉進了房間!

隨後吩咐龍星旭,派人守好房門,任何人不得入內!

“什麼事?搞得這麼神秘?”

胡麻子一臉的疑惑!

“胡大師,我問你,你這符咒術跟誰學的?”

陳平問道。

“當然是跟我師父了,這不是廢話嗎?”胡麻子奇怪的看著陳平。

“不是,我知道是你師父教的,你是那個宗門教派的?”

陳平有些著急,所以說話有些語無倫次了!

“天師教,我們天師教的祖師可是大名鼎鼎的張天師……”

胡麻子說起自己的師門,一臉的自豪。

“那你知道天符宗嗎?也是一個專門修習符咒術的。”

陳平問道。

胡麻子一愣,隨後上下打量著陳平:“你怎麼突然問起天符宗來了?那可是個古老的宗門,很多年前就消失了。”

“後來一些專門修習符咒術的宗門,大部分都來源於天符宗,就連我們天師教的祖師張天師,當年也隻是天符宗的一名小弟子罷了……”

陳平一聽,頓時驚得雙眼圓睜:“冇想到這天符宗這麼厲害?”

“那是當然了,想當年天符宗宗主,親自撰寫了一張符文,就是這張符文,硬生生的鎮壓了魔族百年之久,可見這一張符文的能量有多大!”

“我告訴你,現在武道橫行,很多人感覺符咒術冇什麼用,其實不然,符咒可以救人,可以殺人,甚至能夠保一方平安!”

“真正的一名高級符師所畫的符咒,可以瞬間秒殺一名武聖,同樣一名高級符師花的符咒,也能瞬間讓一名大武侯的實力,提升到武聖!”

“要知道符咒術千變萬化,無窮無儘,傳說中的孫猴子被壓五指山,不就是因為如來佛祖的一張符咒嗎?”

胡麻子滔滔不絕的跟著陳平講著符咒術,這也讓陳平對於符咒術有了更加深刻的瞭解!

“我給你看樣東西……”

陳平說著,把天符宗古遺蹟的地圖拿了出來,上麵還有一些詳細的記錄!

當胡麻子看到這張地圖之後,激動的全身都顫抖起來。

“這……這……這天符宗怎麼可能還存在?簡直太不可思議了。”

“你這地圖從哪裡來的?會不會是假的?”

胡麻子有些不敢相信,世上怎麼可能還存在這種地圖!

陳平也冇隱瞞,把自己在武道聯盟把地圖畫下來的經過,跟著胡麻子說了一遍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