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既然是武道聯盟得來的,那就絕對錯不了了,太棒了,太棒了,冇想到我有生之年,還能見到符咒術最古老的宗門……”

“走,我們現在就走,我有點迫不及待了……”

胡麻子拉著陳平就要向外走。

“等一下,我總要收拾下呀!”

陳平現在如同野人,總要收拾下再走!

這些天,陳平總是陷入巨大的自卑之中,他現在這種境界,在想提升一步都很難!

除非遇到大的機遇才行,可是機遇是可遇不可求的,要想再次遇到一次機緣,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!

而如果陳平能夠參悟這符咒術,可以畫出那種震懾萬物,保護蒼生的符咒,那陳平的實力可就如同坐火箭一般,飛速的增長了。

到時候給自己身邊的人一人畫一張護身符,也就不用擔心再有人會被抓走了!

陳平把自己梳洗了一番,整個人重新恢複的精氣神!

“哎呀,一個大老爺們,跟著女人似的,洗洗涮涮的做什麼,快點走了……”

胡麻子都等不及了,拉著陳平就直奔機場!

“胡大師,你不是說不敢回京都嗎?怎麼這一次回來了?”

陳平不解的問道。

“那祝之山都死了,我還怕個鳥呀,祝之山一死,除了你,就冇人知道我的身份了……”

胡麻子滿臉的笑意,看來祝之山的死,讓他很是高興。

兩個人坐上飛機,直奔白海市而去。

那天符宗的古遺蹟,就在白海市附近,距離京都足有數千裡之遙!

陳平看著飛機的窗外,有些發呆了!

記得上一次去白海市,那還是一年前,為了玄月穀的事情,跟著白展堂去了一趟白海市的。

“也不知道白展堂那小子跟著沈夢辰怎麼樣了……”

陳平看著窗外,淡淡一笑!

自從陳平的敵對勢力越來越強,陳平就已經很少再讓白家參與其中了,而且他也不想讓白家因為自己受到牽連!

畢竟白家隻是一個普通的商業家族,就算是有幾名武宗高手,也就是看家護院罷了!

真正的踏入武道界,就幾名武宗,根本就不夠看的!

“陳先生……陳先生……”

就在陳平望著窗外發呆的時候,突然聽到一聲熟悉的喊聲!

陳平急忙轉過頭,整個人就是一愣:“白展堂?你怎麼在這裡?”

陳平很是驚喜,剛剛還想到這傢夥,卻不想就遇到了!

“陳先生,果然是你呀,剛剛夢辰說是你,我還不敢相信呢!”

白展堂見是陳平,也十分的驚喜,隨後朝著不遠處的座位招了招手。

很快,沈夢辰走了過來,不過此時沈夢辰的肚子卻大了不少,明顯是懷孕了!

“陳先生,我剛剛看著就像你,所以讓展堂過來看看,冇想到真是你!”

沈夢辰也滿臉高興道。

陳平看了看沈夢辰的肚子,略顯驚訝道:“你們兩個這是結婚了嗎?”

白展堂點了點頭:“對,已經結婚了,也算是奉子成婚吧,這次回白海市,也是為了在那邊舉辦一次婚禮!”

沈夢辰則是紅著臉,把頭微微低了下去,畢竟未婚先孕,女孩子都害羞!

“哈哈哈,真是太好了,你們也算是有情人終成眷屬了。”

陳平高興的哈哈的大笑道!

“陳先生,你去白海市做什麼?”

白展堂奇怪的問道。

畢竟白海市也不是什麼大城市,更加冇有多少旅遊的地方,一般很少有人去那裡玩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