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陪朋友過去辦點事情……”

陳平淡淡一笑道。

“陳平,這是你朋友?”一旁的胡麻子問道。

“對!”陳平點了點頭,隨後跟著白展堂和沈夢辰介紹道:“這位是胡大師!”

“胡大師好……”

“胡大師好……”

白展堂和沈夢辰都朝著胡麻子問好!

胡麻子則是微微點了點頭,隨後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沈夢辰的肚子!

這種眼神,把沈夢辰看得有些害羞了,而那白展堂則是臉色微微一變,眉頭皺了起來。

如果不是陳平在,估計白展堂要對著胡麻子動手了。

這樣直勾勾的看著人家的媳婦,不動手纔怪!

“胡大師,你做什麼呢?”

陳平推了胡麻子一把!

胡麻子則是臉色凝重道:“這位女士,你可否知道,你懷的是雙胞胎?”

沈夢辰點了點頭:“知道,已經做過檢查了!”

“你這雙胞胎,其中有一個受到了邪祟之氣,估計很難保住了。”

胡麻子皺著眉頭,一臉凝重道。

“什麼?”沈夢辰一驚!

而一旁的白展堂則是臉色一冷道:“胡大師,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一開口就說自己孩子保不住,白展堂瞬間有些急了!

陳平朝著白展堂一擺手,示意白展堂不要再說話了,隨後對著胡麻子道:“胡大師,可有破解之法?”

陳平知道這胡麻子的本事,雖然實力不高,可是在探墓尋穴,畫符辟邪方麵,怕是很少有人能及!

“我現在隻能畫上一道符咒,讓這女士每天戴在身上,另外多補充一些營養,估計就冇事了!”

胡麻子說著,拿出隨身攜帶的黃紙,很快就畫出一道符咒。

隨後把符咒疊好,裝進了一個精緻的香囊中,遞給了沈夢辰!

沈夢辰怔怔的看著,不知道如何是好,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收這香囊,於是把目光看向了白展堂!

“聽胡大師,胡大師不會亂說的!”

陳平淡淡的說道。

見陳平這樣說,白展堂這才急忙接過香囊,對著胡麻子連連道謝!

經過幾個小時的飛行,飛機平穩的落到了白海市!

下了飛機之後,沈夢辰和白展堂邀請陳平去沈家,順便見證一下他們的婚禮。

陳平也冇有拒絕,尋找天符宗古遺蹟,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的,還不知道要多少時間,所以在沈家住下,也不是不可!

幾個人在出站口等著沈家派車來接,可是足足等了半小時,都不見有車來!

“表叔這是在做什麼呀?明明都說好了,什麼時間到的。”

沈夢辰微皺著眉頭,臉上滿是不悅!

讓陳平他們也跟著在這裡等,沈夢辰很是不好意思。

“要不我們打車回去吧,不要等了……”

白展堂攙扶著沈夢辰,於是攔了一輛車!

隨後幾個人坐車來到了沈家!

此時沈家的宅院,明顯要比一年前大了很多,也氣派了很多。

沈殿山死後,沈夢辰一個女生就開始操持著整個沈家!

在加上玄月穀也成為了沈家的產業,所以這一年來,沈家在白海市的地位不斷攀升!

尤其是玄月穀的度假村,也給沈家帶來了不少的收益!

“夢辰,你們回來啦,剛剛我還說讓司機去接呢……”

此時,一名身材消瘦,有些尖嘴猴腮的中年男人走了過來,對著沈夢辰說道。

“表叔,我不是提前給你說好了時間嗎?怎麼還會耽擱了?”

沈夢辰皺著眉頭,明顯有些不太高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