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現在,整個玄月穀已經是旅遊景點,到處都是遊樂設施,比起一年前要規模大了很多!

陳平讓司機在外等著,隨後帶著胡麻子向著玄月穀內走去!

陳平在進入玄月穀之後,便放開了神識,想要探查出一些蛛絲馬跡!

可是走了很遠,都冇有捕捉到什麼有用的資訊。

隻有一些宗師之類的武者,在遊客之中遊玩。

可隨著兩個人越走越遠,慢慢的就冇有了遊客,空氣也開始變得陰冷起來。

“你們兩個做什麼的?這裡不能隨便進,會有危險的……”

這時,從兩側冒出兩個身穿保安製服的人,把陳平和胡麻子給攔住了!

一眼看去,兩個人就是景區的安保人員!

可是陳平卻發現兩個人的異常,一個景區,怎麼可能會雇傭兩名宗師做保安呢?

陳平的神識,早就探查出兩個人的實力!

隻不過這兩個人對陳平和胡麻子卻一無所知。

畢竟境界實力相差太過懸殊,他們根本就探查不出陳平和胡麻子身上的氣息,把他們兩個當成了普通的遊客!

“不好意思,我們就是隨便走走,走到這裡來了!”

陳平微微一笑,隨後拉著胡麻子轉頭向回走!

兩名保安見陳平他們離開,也就轉身回去了!

“咱們就這樣回去呀?這裡麵肯定有古怪……”

胡麻子對著陳平說道。

“我當然知道,不過不能打草驚蛇,那兩名保安明顯不是景區的人!”

陳平說著,望瞭望一旁的高山,隨後縱身一躍,竟然直接到了半山腰上!

此時的陳平可是大武侯,即便是在半山腰上行走,那也如履平地!

“靠,欺負我實力不如你是不是?”

胡麻子看著陳平,不滿的爆了句粗口!

不過胡麻子拿出兩張符咒,隨後用手指淩空一畫,緊接著兩張符咒騰空而起,直接把胡麻子給帶了起來!

兩個人就這樣在半山腰行走,躲過了下麵的保安!

隨著陳平和胡麻子的深入,陳平的神識很快察覺到一股奇怪的力量。

“這裡竟然有高手?”

陳平眉頭一皺,快速的把神識收了回來,以免被人發現。

“看來這裡麵還隱藏了不少人呀?”

胡麻子也感覺到了。

“我們慢慢潛過去……”

陳平跟著胡麻子,隱蔽身形,慢慢的向前行進!

很快,一座座房屋出現,而且還有巡邏人員四處巡邏,明顯就是一處宗門營地!

“媽的,冇想到短短一年時間,這裡又有人占據了!”

陳平冇想到,玄月穀這麼快就重新有了主人!

不過這種地理位置優越的地方,肯定會有很多宗門喜歡的,所以占據這裡,也很正常。

而此時,在玄月穀斷腸宗內,斷腸宗的宗主正在焦急的等待著什麼!

很快,三名身穿黑袍,胸口一處銅色標誌的黑袍人出現!

斷腸宗宗主見狀,急忙的迎了上去。

“屬下拜見黑銅袍大人……”

斷腸宗宗主急忙上前,跪拜在那黑銅袍麵前。

“免禮,交代的事情,辦得怎麼樣了?”

黑銅袍問道。

“已經辦妥了,隻等黑銅袍大人進入遺蹟探查……”

斷腸宗宗主急忙說道。

“恩!”黑銅袍點了點頭!

原來這天符宗古遺蹟地圖被陳平拿走,寧誌知道自己被耍了之後,馬上就派人準備搶先探查遺蹟。

而這斷腸宗也是武道聯盟提早安排在這裡的,一些重要的古遺蹟的地方,都會有武道聯盟提前安排的宗門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