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快步的走到陳平麵前之後,張經理卑躬屈膝的說道:“陳先生,實在對不起,我這個小舅子剛來,什麼都不懂,你大人有大量……”

見到物業經理如此低三下四的跟著陳平道歉,崔致遠他們都傻眼了!

“我說你們是不是搞錯了,他擅自闖入你們小區,還撞了車,把你小舅子都打了,你還這麼低三下四的?你們物業這麼好的服務態度嗎?”

崔致遠看著物業經理問道。

“就是,剛剛我們要進來看房子,買房,你們保安攔著都不讓進,卻對一個闖入者這麼客氣,我真懷疑你們物業的能力,不就是一個坐過牢的勞改犯嗎,你們至於如此低三下四嗎?還真把他當你們小區的業主啦。”

王蘭蘭一聲冷笑著說道!

“他要是能在這裡買房子,也不用開一輛破長安了,還說山頂的房子是他的,他就是吹牛,我太瞭解他了,我們在一個公司上班,我是他的頂頭上司,這個傢夥除了吹牛逼,什麼都不會!”

崔致遠繼續對著經理說道!

那張經理看了看崔致遠還有王蘭蘭兩個人,而後又看了看陳平,他不知道幾個人是什麼關係,不過崔致遠和王蘭蘭這麼嘲諷陳平,那這幾個人肯定不可能是朋友!

見陳平一直冇有說話,張經理看不下去了,對著崔致遠和王蘭蘭說道:“陳先生確實是我們這裡的業主,山頂那棟彆墅,也確實是他的……”

張經理的話一說完,崔致遠跟著王蘭蘭都是一愣,那孫曉萌也一下子愣住了!

“張經理,山頂彆墅的業主姓蘇,是我親自辦得手續呀……”

售樓小姐滿臉疑問的對著張經理問道。

“你是不是搞錯了,山頂彆墅最少起步都要過億了,你說一個開破長安,當個銷售員的他,能是山頂彆墅的主人?打死我都不信……”

“你這個物業經理也太不合格了,自己管理的房子是誰的都搞不清楚嗎?你也不看看陳平那樣子,他像有彆墅的嗎?”

崔致遠跟著王蘭蘭對著張經理質問道。

看著幾個人的質問,張經理冷笑一聲:“看起來,你們比我這個物業經理知道的都多了?我告訴你們,以前山頂彆墅的主人確實姓蘇,不過現在已經是陳先生的了,如果冇有其他事情,你們現在可以離開了,以後不準在進入到小區內……”

張經理的話,讓崔致遠他們全都是一臉懵逼,要說陳平有一套上億的彆墅,打死都冇人信的。

“張經理,我可以走了嗎?”

陳平不想在跟著崔致遠他們浪費時間,他要去抓緊時間修煉。

“當然可以,耽擱了陳先生時間,實在是抱歉……”

張經理馬上換做一副卑躬的模樣,親自給陳平打開了車門!

陳平開著自己已經被撞得麵目全非的長安,直接向著山頂開去,在經過崔致遠他們身邊是時候,陳平搖下車窗,故意對著崔致遠冷笑了一聲!

“我不信,我絕對不信,他不可能會有彆墅的,我要跟上去看看,他肯定是吹牛逼……”

崔致遠瘋了一樣的嘶吼著!

而孫曉萌看著陳平車子越行越遠,感覺臉上有些火辣辣的炙熱感,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,那陳平肯定不會是吹牛逼了,因為她不信陳平能買通這麼大物業經理陪他吹牛逼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