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平眉頭一皺:“我真是這裡的業主,我有裡麵房子的鑰匙!”

陳平說著,把鑰匙給拿了出來!

這鑰匙就是蘇文宗送給陳平的,鑰匙上麵鑲嵌著金色的盤龍灣標誌,十分的精緻,一眼就能看出鑰匙的真偽。

保安接過鑰匙一看,不由的再次打量陳平兩眼:“說,這鑰匙從什麼地方來的,這可是盤龍灣山頂彆墅的鑰匙,這棟彆墅最貴,被蘇老爺買下來了,怎麼可能會到了你手裡?”

陳平一聽,也是一愣,他冇想到蘇文宗送給他的彆墅,竟然是盤龍灣最貴的一棟,這份禮物還真是不小!

“這就是蘇總送給我的。”

陳平如實說道。

“胡說,我看這要是肯定是你偷得,又或者撿的,怎麼可能送給你!”

保安一聲厲喝,然後一擺手,四五名保安圍了過來。

“看好他們,我去打電話!”

剛剛那名保安吩咐了一句,然後拿著車鑰匙急匆匆的離開了!

陳寶國見狀,急忙拉著唐紅英下了出租車,而那出租車司機也嚇壞了,放下陳平他們的東西,開車就跑了!

“陳平,怎麼了?發生什麼事了?”

唐紅英看不到,隻能疑惑的問道。

“媽,冇事,一會我們就進去了,隻是例行檢查,這盤龍灣安保很嚴的。”

陳平安慰著唐紅英!

“那是當然了,這是洪城最好的彆墅區了,媽在這裡都能聞到花香!”

唐紅英一臉的興奮!

陳寶國則是一臉怒意的看著陳平,現在他們被攔了下來,而且還被保安圍住了,很顯然是出了問題,他根本就不信,陳平會有朋友借給他盤龍灣的房子。

就在這個時候,一輛黑色的奔馳車緩緩的停在陳平他們麵前。

“哎吆,這不是陳平嗎?你們一家子怎麼來這裡了?還帶著這麼多東西,不會是搬來盤龍灣住了吧?”

車門打開,付偉從副駕駛走了下來,滿臉譏諷的看著陳平!

隨後耿珊珊和那蔣文靜也從車裡走了下來!

三個人一起戲謔的看著陳平一家,他們也是來盤龍灣逛逛的,主要是耿珊珊想要顯擺一下蕭磊在盤龍灣買的婚房,所以就帶著付偉和蔣文靜來了!

結果正好碰到這樣的一幕,三個人正好看看熱鬨!

陳平冷冷的掃了三個人一眼,並冇有搭理他們!

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耿珊珊對著一名保安問道。

那名保安看到耿珊珊穿著靚麗,開著奔馳車,也不敢得罪,小聲的說道:“這位小姐,這幾個人說他們是盤龍灣業主,還拿出了裡麵彆墅的鑰匙,我們隊長懷疑那鑰匙是他們撿的或者偷的,所以去覈實了。”

保安的話一出口,耿珊珊三個人頓時大笑了起來,笑的上氣不接下氣!

“哈哈哈,陳平,你真他娘是個人才,拿把彆墅鑰匙,就跑來說自己是業主,你是自己傻,還是把彆人當傻瓜了?”

付偉大笑著,眼中儘是嘲諷。

“你知道這裡的彆墅要多少錢嗎?你買的起嗎?靠你那掃馬路的老爹,一百年也給你買不上這裡的彆墅!”

蔣文靜也忍不住嘲笑道。

“你們快點把這些人趕走,尤其是這個傢夥,他是個勞改犯,今天才放出來的,如果讓他進去,會影響小區聲譽的!”

耿珊珊一指陳平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