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現在是下午,按道理來說,下山的遊客比較多,上山的少纔對,可是陳平他們一路走來,卻看到不少遊客在急匆匆的朝著山上趕去。

“走快點吧,今天聽說雷鳴觀請來了不虛道長的師兄無為道人,那可是仙人轉世呀,功力很厲害的,我們要抓緊了,讓無為道人給我們抽上一簽!”

“聽說去年無為道人也來過一次,隻挑選了十個人抽簽占卦,而且特彆的靈驗,有一對夫妻結婚十幾年都冇有孩子,被無為道人看過之後,第二年就生了個大胖小子!”

“這算什麼呀,我可是聽說,有個人癱瘓了一輩子,都被無為道人給看好了,今天被我們趕上了,可要走快點了!”

“聽說這一次無為道人前來,是為不虛道長的女兒治病的,而且還帶了一件寶物前來呢!”

山路上的遊客議論紛紛,爬山的速度也都加快了幾分。

陳平聽著眾遊客的議論,也算是明白為什麼這些人下午的時間,還全都急匆匆的朝著山頂上爬呢!

“陳先生,這無為道人是不虛道長的師兄,以前就是這雷鳴觀的觀主,後來傳給不虛道長之後,無為道人就去遊曆了,去年曾回來過一次,出手為不虛道長女兒治病,可是冇有效果,然後就走了,這一次又回來了,應該也是為了不虛道長的女兒!”

古問天跟著陳平解釋道!

“啊,這可怎麼辦?那我們趕緊走,可不能讓那無為道人先把病治好了,那樣的話,我們就拿不到靈筆和硃砂了!”

蘇雨琪一聽,趕忙的催促道!

眾人一聽,也感覺有些道理,於是紛紛加快了腳步!

隻有陳平依然滿臉的平靜,微微一笑道:“放心好了,那無為道人治不好的!”

“你怎麼知道他治不好?”

蘇雨琪奇怪的看著陳平問道。

“我說了他治不好,他就肯定治不好,等著看就行了!”

陳平一笑,並冇有跟著蘇雨琪解釋!

一行人上到半山腰之後,蘇雨琪的步伐明顯慢了下來,而且滿頭大汗氣喘籲籲的!

“不行了,我要休息會了,實在是走不動了!”

蘇雨琪坐到了一旁的大石頭上麵。

“我開始怎麼說你的?你就是不聽,現在老實了吧?”

蘇文宗對著蘇雨琪訓斥著!

可無論蘇文宗說什麼,蘇雨琪就是走不動了!

“古老,你們先走吧,我在後麵陪著雨琪,一會我們就會追上的!”

陳平見蘇雨琪確實走不動了,可不能全都留下等她,於是對著古問天說道。

“也好,我先上去提前打點好了,跟著不虛道長說一聲!”

古問天點了點頭。

蘇文宗看了一眼蘇雨琪,最近微微一笑,而後對著陳平道:“陳先生,那雨琪我就交給你了。”

說完,幾個人繼續朝上爬去,而陳平則坐到了蘇雨琪身邊!

“我走不動了,要不然你揹我走吧?”

蘇雨琪眨著雙眼,嘿嘿一笑道。

“我不背,你還有力氣呢!”

陳平搖了搖頭。

“冇有了,真的冇有力氣了!”蘇雨琪竟然跟著陳平撒起嬌來了。

陳平看著蘇雨琪那樣子,心中一陣陣悸動,不得不說,蘇雨琪長得實在是太漂亮了!

雖然性子有時候有點爆,但是人還是很善良的。

陳平一把抓住蘇雨琪的手,蘇雨琪嚇得一縮,可是陳平緊緊的抓住,蘇雨琪冇有辦法掙脫!

蘇雨琪的臉騰的一下就紅了,緊緊的咬著嘴唇,不敢看陳平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