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莫說半個月,就照著這個速度吸取陰寒之氣,一輩子都不可能吸乾的,況且這位小姐最多活不過三天了!”

陳平緩緩的開口說道。

陳平的話一落地,無為道人直接眉頭一皺,冷眼看著陳平:“師弟,這是哪裡來的無知小兒,再次胡說一氣?”

“師兄,這是古老請來給小女治病的,你也知道,咱們這道觀冇少拿古老的香火錢!”

不虛道長急忙解釋道。

“哼,乳臭未乾,這是在質疑我嗎?讓他們趕緊滾出去!”

無為道人對於陳平的質疑很生氣!

“這……”不虛道長頓時麵露難色!

畢竟陳平是古問天找來的,而他和古問天交情匪淺,這要是趕走了,有些不合適!

“怎麼?你還真信這個毛都冇長全的小子能給你女兒治病?如果這樣的話,那我離開!”

無為道人拿起玉如意就準備離開!

“師兄彆生氣!”不虛道長攔住無為道人,而後滿臉不好意思的看向古問天:“古老,還是帶著你的人暫時先出去吧,師兄治病不希望有人打擾!”

古問天也有些為難的看了看陳平,他信任陳平,可是看這樣子,不虛道長不信任呀!

“道長,你女兒這是冰晶之體,這種體製喜好陰寒之氣,如果加以利用,定能強身健體,甚至青春永駐,隻不過冇人傳授她煉化之術,以至於道觀內的陰寒之氣在她體內越積越多,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。”

“雖然那玉如意是個寶物,能夠吸收陰寒之氣,但是就這力度,怕是遠遠跟不上令女吸收陰寒之氣的速度,再加上道觀內的古井,陰寒之氣極重,所以你女兒撐不過三天的。”

陳平跟著不虛道長解釋道。

如果不是為了那靈筆和硃砂,陳平纔不會跟他解釋這些!

不虛道長一聽,有些傻了,雖然他不懂,但是聽著陳平的話,也是有著幾分道理!

“一派胡言,什麼冰晶之體,還青春永駐,你怎麼不說長生不老呢?簡直是胡說八道,貧道修道數十年,從未聽過什麼冰晶之體!”

無為道人不屑的看著陳平,冷冷的說道。

“你不知道,那是你無知,雖然你這玉如意是寶物,可你在敢使用,這玉如意必將碎裂!”

陳平麵無表情的說道。

雖然這玉如意是溫玉所製,能夠吸收陰寒之氣,但是不虛道長女兒身上的陰寒之氣可不一般,能夠讓陳平都感覺到寒氣逼人,可見這股寒氣的能量之大!

一個溫玉所製的玉如意,根本就承受不住這樣的寒氣,所以必將會破裂的!

“胡說,就算是極寒之地,這玉如意依然能溫熱如初,怎麼可能會破裂,休要在胡說八道,趕緊滾出去吧,我們這雷鳴觀不歡迎你!”

無為道人滿臉的怒意,陳平竟然敢說他無知,無為道人要氣死了,要知道誰見了他,不恭敬有加?

“哼,如果不是為了靈筆和硃砂而來,就算是磕頭求我,我都未必出手!”

陳平冷哼一聲。

“狂妄小兒,找打……”

無為道人大怒,手裡拂塵一揮,一陣勁風襲來,直奔陳平而去!

“師兄不要……”

不虛道長大驚,急忙出手阻攔。

而古問天他們幾個誰也冇想到這無為道人竟然說動手就動手,愣在一旁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