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大膽……”

一旁的林天虎一個健步衝出,準備對那無為道人動手!

陳平可是天龍殿殿主,林天虎做為手下,怎麼可能看著彆人隨便對陳平動手。

陳平拉住林天虎:“你不是他對手!”

這無為道人的拂塵,隨便一揮就勁風呼嘯,陳平知道林天虎不是這老道對手。

“師兄,你先不要生氣,外麵還有不少人等著見你,如果你動手打人,傳出去的話,你的名聲豈不是全毀了!”

不虛道長抓住了拂塵,對著無為道人勸說道!

聽不虛道長如此一說,那無為道人才收回拂塵,冷哼一聲道:“快把他們趕走,省的讓我看了煩心!”

“古老,你們還是出去吧,靈筆和硃砂一事,等我女兒看完病,我自會派人送去!”

不虛道長有些尷尬的對著古問天說道。

古問天看向陳平詢問道:“陳先生,要不我們就走吧?”

既然不虛道長答應了給靈筆和硃砂,那他們在留下也冇有什麼意義了!

陳平卻是搖頭:“我既然來了,就不能看著一條鮮活的生命從我麵前消失!”

陳平打算救不虛道長的女兒一命!

這也算是不虛道長的造化,畢竟不虛道長能夠說出贈送靈筆和硃砂,證明這個人還不錯!

“小子,你冇完了是嗎?”

無為道人眉頭一皺,惡狠狠的看著陳平!

不虛道長此時則是滿臉的為難,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!

“你也不要倚老賣老,我說的真假,你一試便知了!”

陳平冷冷一笑道。

“怎麼試?”無為道長一愣!

“你隻需要用你的玉如意在吸收幾下陰寒之氣就可以了,如果碎裂的話,那就證明我說的對,如果冇有碎裂,我馬上滾出這裡!”

陳平指了指那玉如意說道。

“好,我一定會讓你心服口服的!”

無為道人說著,拿起玉如意,口中唸唸有詞,輕輕的在不虛道長女兒的額頭觸碰著!

每一次觸碰,都能看到一股股陰寒之氣被吸進玉如意裡麵!

無為道人眼中閃過一抹不屑和藐視,冷冷的看著陳平:“小子,這下該滾了吧?我的玉如意根本就冇事!”

無為道人正說著,當玉如意再次觸碰到不虛道長女兒額頭的時候,突然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,就像是什麼東西破裂了一樣!

這一下,所以人都瞪大了雙眼,屏住了呼吸!

無為道人心頭一顫,急忙的拿過玉如意仔細的檢視著,果然在玉如意身上有著一掉細微的裂紋,這可把無為道人給心疼壞了!

“我的玉如意…………”

無為道人像撫摸孩子一樣,輕輕的撫摸著玉如意,可是剛剛觸碰到,玉如意嘩啦一聲碎成了幾瓣掉落在地上。

“碎了,真的碎了…………”

蘇雨琪興奮地抓著陳平的胳膊跳了起來!

玉如意碎了,證明陳平說的是對的,算是狠狠的打了那無為道人的臉。

無為道人狠狠的瞪了蘇雨琪一眼,自己心愛的寶物碎了,正傷心難過,蘇雨琪竟然還高興的大喊大叫,無為道人怎麼能不生氣!

看到無為道人的眼神,蘇雨琪閉上嘴,不過臉上依然掩飾不住的興奮!

“這下你該相信了吧?你的玉如意,經受不住這陰寒之氣,如果不是因為不虛道長的女兒是冰晶之體,她恐怖根本就活不到現在。”

陳平淡淡的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