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無為道人有些不服氣,但是卻也不知道該如何反駁,隻能冷哼道:“這是被你小子猜中的,我倒要看看你拿什麼來治這陰寒之氣!”

“我什麼都不用,就能把不虛道長女兒身上的陰寒之氣吸出來,而且還能讓她把陰寒之氣化為己用。”

陳平神情平淡的說道。

“那好,你來,我就要看著你,到底怎麼把陰寒之氣吸出來!”

無為道人閃開位置,滿臉不服氣的說道。

“我治病,你們都不能看,因為我要給她寬衣解帶,你們在這裡不方便!”

陳平話音一落,無為道人馬上像被踩到尾巴的耗子一樣跳了起來:“好你個大膽淫賊,原來是占我侄女便宜來了,哪裡是來治病的,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嗎?我侄女隻有十八歲,你竟然要給她脫衣服!”

無為道人怒吼著,而那不虛道長也是眉頭一皺,自己的女兒還冇有婚嫁,這要是脫光了衣服被一個男人看到,傳出去的話,名聲太不好了,而且孤男寡女,不虛道長也說不準陳平會做什麼!

古問天還有蘇文宗他們也都奇怪的看著陳平,不明白為什麼給人治病還要脫衣服!

蘇雨琪更是直接瞪著陳平道:“陳平,你是不是看人家小姑娘年輕,想占人家的便宜?”

陳平一臉無奈的看著眾人,發現眾人都是怪怪的眼神看著他,隻能解釋道:“我冇說要脫光呀,不過外衣必須脫掉,即便是脫了外衣,這些男人在屋裡也不合適,不過你要是怕我亂來,你可以留下看著我!”

聽陳平如此一說,不虛道長心中倒是放心了不少,衣服不全脫光,而且還有人在旁邊陪著,想必那陳平也不可能亂來的。

“師兄,那我們就出去等待一下,一會在看看情況!”

不虛道長對著無為道人說道。

“哼,如果他治不好,今天我絕饒不了他!”

無為道人冷哼一聲,拂塵一甩,就準備出去!

可就在此時,一名道童急匆匆的跑了進來!

“師傅,不好了,有個人硬要闖進來,我們攔都攔不住!”

道童一頭冷汗,臉上還有清晰的巴掌印,應該是剛剛被打的。

“什麼人如此大膽!”

不虛道長一聽,頓時怒火中燒,一下子就竄了出去!

可剛剛竄出去,就被一個青年給迎了回來,青年身穿一身長衫,胸口處還有一個八卦的圖案,長長的頭髮盤了起來,儼然一副道人的打扮!

在青年的身後,跟著兩名道童,這兩名道童可比報信的道童淒慘多了,鼻青臉腫的,眼睛都睜不開了,可是一個個低著頭,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樣子!

“不虛師叔,我進雷鳴觀,這幾個小師弟竟然攔我,這是什麼意思呀?”

青年一臉玩味的看著不虛道長問道。

“廖飛,我可不是你師叔,你師父背叛師門,早已經不是我師兄了,我也不是你師叔,你不要跟我套近乎,你來我道觀,打我道童,想做什麼?”

不虛道長一臉怒意的問道。

“不虛師叔,我可是來給小師妹治病的,你怎麼能這樣說我呢?我聽聞小師妹受著極寒之苦,我於心不忍,特意跑過來的。”

廖飛並未生氣,而是玩味一笑道!

“小茹不用你治,你馬上給我滾吧,回去告訴你師傅,我早晚會清理門戶!”

這時無為道人上前,惡狠狠的對著廖飛吼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