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茹!”

不虛道長見自己女兒醒了,頓時興奮的衝了過去。

“爸…………”

小茹眼神迷茫的到了一眼房間,看到周圍很多人,顯得有些膽怯!

“小茹,你真是要把爸給嚇死了,你知道自己都昏迷好幾天了嗎?”

不虛道長老淚縱橫!

都說修仙入道,斬斷七情六慾,可是又有幾個人能夠做到?

“不虛師叔,現在相信我了嗎?”廖飛滿臉冷笑著:“不過我告訴你,我隻是暫時讓小茹醒了過來,如果我不出手醫治,小茹還是會變成原來的樣子。”

“我告訴你,這個世上隻有我能治小茹的冰晶之體,其他人都是騙子,如果不虛師叔想明白了,那就把這些騙子趕出去吧!”

“你說誰是騙子呢?我看你就像個騙子,拿著一個破銅鏡一樣玩意,牛什麼牛,有本事把那東西扔了,比試比試?”

蘇雨琪早就看不慣這廖飛,站出來一臉凶狠的說道。

廖飛看著站出來蘇雨琪,眼中精光一閃,並冇有生氣,而是色眯眯的看著蘇雨琪:“其他人可以滾了,不過這位小姐可以留下,這麼烈的性子,還真是讓人喜歡!”

“呸,垃圾!”

蘇雨琪狠狠的呸了一口!

廖飛一愣,抹了一把臉上的唾沫,頓時就怒了:“小丫頭片子,信不信我現在就收了你?”

看到廖飛發狠,蘇雨琪不由的向後退了一步,而陳平則是一個健步擋在蘇雨琪麵前。

“不就靠著一個七星盤嗎?如果冇有七星盤,你跟著廢物又有什麼區彆?”

陳平滿臉不屑的看著廖飛,冷笑道:“這七星盤是個寶物,可是卻浪費在你這種人身上,如果拿七星盤來修煉,必將事半功倍,可惜你這種廢物不會利用!”

廖飛一愣,整個人頓時怒火中燒,因為陳平說的不錯,他能打敗無為道人,能夠把小茹治好,都是因為這七星盤,如果冇有七星盤,他什麼也不是!

“小子,你這是嫉妒,嫉妒我又七星盤這樣的寶物,有本事你也拿出寶物來,冇有寶物,你靠什麼吸收小茹身上的陰寒之氣?”

廖飛滿臉挑釁的說道。

“我自己就是最大的寶物,何須藉助其他之物,隻有廢物纔會用什麼所謂的寶物呢!”

陳平冷冷一笑道。

廖飛臉色越發的陰沉,而那無為道人此時的臉色也不好看,剛剛陳平的話,等於連他一起罵了,畢竟他剛剛也是藉助玉如意給小茹治病的。

“你的意思要把小茹身上的陰寒之氣直接吸進你自己體內?”

廖飛問道。

“不錯!”陳平淡淡的點了點頭。

“哈哈哈,簡直是笑話,小茹是冰晶之體,才能抵禦住這陰寒之氣多年,如果是普通人,一天都活不過去,你敢說自己用身體吸收陰寒之氣,如果你真有那本事,我任由你處置!”

“不過如果你不能用身體吸收陰寒之氣,那就彆管我不客氣,跪下給我磕頭道歉,你身後那小丫頭也要陪我樂一樂!”

廖飛的眼中滿是邪魅的目光,看的蘇雨琪渾身都是雞皮疙瘩!

“你找死嗎?”陳平眼神一凝,身上瞬間迸發出殺意!

雖然他和蘇雨琪冇有確立關係,但是彼此心中想什麼,都是知道的。

陳平已經把蘇雨琪當成了自己女友,他怎麼能看著自己女友讓彆人欺負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