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些陰寒之氣都是從小茹身上吸收的,此時都放出來,包裹著陳平!

陳平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,凝心訣運轉到了最大,煉化著進入體內的陰寒之氣!

現在陳平已經練氣六層的實力,煉化速度明顯快了不少!

一直到整個七星盤陰寒之氣消失,陳平都冇有再被凍住,相反他的實力又增進了不少。

“這七星盤果然是個好東西,今天我一定要得到它!”

看著廖飛手裡的七星盤,陳平毫不避諱的露出貪婪的目光!

有了七星盤,陳平的修煉就會事半功倍!

廖飛的沿著閃過一絲驚恐,這麼多的陰寒之氣,陳平竟然一點事也冇有?

難道這個傢夥身上也有異寶不成?

廖飛懷疑陳平身上也有寶物,要不然靠著自身的能力,誰也不敢吸收這麼多陰寒之氣的,就連他的師祖滅絕道人都不能!

“小子,你不也是靠著寶物嗎,要不然你怎麼可能抵擋這麼多陰寒之氣。”

廖飛雙眼微凝,死死的盯著陳平道。

他想從陳平的身上,找到寶物的存在,可是他看了好一會,都不知道陳平的寶物藏在什麼地方!

聽廖飛如此一說,陳平冷冷一笑:“我說過了,我自己就是寶物,你有什麼本事,繼續使出來吧!”

“小子,不要以為你寒毒不侵,就天下無敵了,我今天就要讓你知道我的厲害!”

廖飛說著,竟然直接撥動七星盤上麵的七星,把七星的位置移動了一點!

單單移動了一點七星的位置,廖飛的額頭則是滿頭大汗,好像要虛脫的樣子。

一陣陣尖銳的呼嘯之聲,很快從那七星盤裡麵飛出一團團的黑霧,猶如雷雲翻滾,朝著陳平撲來。

看著眼前的一幕,蘇文宗還有蘇雨琪都要嚇傻了,不過古問天和林天虎還好點,畢竟他們在古問天院落見過龍椅上的怨龍,也是這種場景,可即便是見過了,兩個人的臉色此時也是變得很難看!

“陰魂,這是陰魂,陳先生小心!”

不虛道長大吼著,馬上掐動手指,口中唸唸有詞!

無為道人馬上把一隻手搭在不虛道長的肩膀上,現在不虛道長重傷再身,實力不足以驅趕這些冤魂,所以他要助不虛道長一臂之力。

可是無論那不虛道長怎麼誦讀驅魔咒,可是那些陰魂就像一點也不害怕!

很快,一團團黑霧充斥整個房間,到處都是哭泣,尖叫,嘶吼的聲音,聽著是十分的瘮人!

此時那些黑霧迅速的凝結,濃縮成一個個張牙舞爪的怪物,朝著陳平撲來。

“小小陰魂,豈能傷我……”

陳平嘴角微微一揚,一絲鄙夷的笑意出現。

現在他已經達到練氣六層的實力,是名副其實的修仙者,又豈會怕小小陰魂?

隻見陳平手指一彈,數道金光閃現,全都打在了那黑霧之上,瞬間使得那黑霧消散。

那廖飛見狀,突然咬破了自己的中指,一滴血液滴落進了那七星盤裡麵,瞬間七星盤裡麵一陣翻騰,不斷冒出的黑霧,竟然開始帶著淡淡的血紅之色。

“看來不給你們露一手,你們不知道什麼叫做螢火之光也敢同皓月爭輝!”

麵對著那帶著淡紅色的黑霧,陳平猛然雙掌前伸。

在他的雙掌之中,一道金色光芒緩緩出現。

緊接著那光芒越來越亮,到最後彷彿耀眼的太陽當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