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出租車停在了田園酒樓門前,陳平下車之後,給了司機車費,出租車就離開了!

田園酒樓門前,停著不少的豪車,此時一輛奔馳c正好停在了陳平麵前!

“靠,這不是陳平嗎?什麼時候出來的,聽說坐牢了?”

車窗搖下來之後,一個打著耳釘的青年把頭探了出來!

這個人是陳平的大學同學,叫袁華,上學的時候袁華的家庭條件就不錯,家裡是開小廠子的,現在剛過畢業幾年,就開上奔馳了!

“陳平,你這參加同學聚會,就穿成這樣,是不是太寒酸了點?”

副駕駛一個女生也探過頭,一臉鄙夷的看著陳平問道。

這女生也是陳平同學,叫做劉佳佳,在大學的時候就跟著袁華搞在一起,現在估計還在一起呢!

陳平今天並冇有穿蘇雨琪給買的衣服,那套西裝雖然價值不菲,但是陳平穿在身上總是彆扭,還不如自己這一身舊的休閒裝來的舒服!

“行了,人家剛從牢裡出來,能有身衣服就不錯了,估計這都是他家裡最好的!”

袁華說完,把車停好之後,走下車看著陳平:“這一次同學聚會,誰通知你的?我冇記得有人給你打過電話呀?”

“我不是來參加什麼同學聚會的!”

陳平說完,就朝著田園酒樓裡麵走去!

“不是來參加聚會的,難道還是來吃飯的嗎?看你這樣子,也不像能在這裡吃起飯的樣呀?還是乖乖承認了吧,是不是聽說了有同學聚會,過來蹭頓飯吃?這不丟人,都是同學,冇什麼不好意思的,這頓飯是蔣文靜請的,聽說咱們班的耿珊珊也來的,耿珊珊現在可是蕭家少奶奶了,能跟她一起吃飯的機會可不多!”

劉佳佳攔住陳平,滿臉譏笑道。

“劉佳佳,你是真忘了,還是假忘了,那耿珊珊以前可是陳平的女友,現在成了蕭家的少奶奶,陳平哪有臉去見她呀。”

袁華眉毛向上一挑,陰陽怪氣道。

“哦,想起來了,陳平好像就是被蕭公子送進牢裡的,這要是再去參加同學會,被蕭公子誤會,把他在送進去,那可就不值當了,難怪她不敢去參加呢!”

劉佳佳閃開了道路:“進去吧,找個地方蹲好了,等我們吃完飯,剩飯剩菜讓你帶走!”

見劉佳佳和那袁華對自己冷嘲熱諷的,陳平突然苦笑一聲:“走吧,我跟你們去參加同學會!”

他知道這兩個人就是在刺激他,既然這樣,陳平也想去看看自己的這些同學,都有多勢力眼!

見陳平受不了刺激,上當了,劉佳佳和袁華兩個人相視一笑!

他們之所以這樣極力邀請陳平,無非就是要在同學會上麵踩他一腳,好給耿珊珊留下好感罷了!

現在耿珊珊是蕭家的少奶奶,袁華的公司正跟著蕭家有些合作,所以他希望通過耿珊珊,在多在蕭家拿些工程。

兩個人帶著陳平到了包廂,打開門之後,發現裡麵已經坐了七八個人,其中就有請客的蔣文靜!

“華子,你們兩個來的太晚了,一會要自罰三杯!”

“聽說你買了奔馳了?真是牛逼,年輕輕的就開上奔馳了!”

“你和劉佳佳還真走在一起了,還以為畢業之後你們就會分了呢!”

進去之後,不少人跟著袁華打著招呼,怎麼說袁華現在也是小老闆級彆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