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會,不會……”

蘇文宗連忙搖頭,而後對著陳平道:“陳平,你先跟淩市長道個歉吧!”

陳平對於這淩震川第一印象很好,能夠看的出來淩震川是一個公正廉潔,愛民如子的官員,看著淩震川還有王慧夫婦,陳平真搞不懂,那淩峰是不是他們的親生兒子!

“淩市長,我昨天出手重了,斷了令公子的手腕,不過能夠接回去,不會影響以後生活的。”

陳平淡淡的跟著淩震川說道。

陳平並冇有道歉的態度,因為他並不覺得自己應該道歉,之所以如此客氣的跟著淩震川說話,是因為淩震川是一名好官員!

一聽陳平斷了淩峰的手腕,淩震川和王慧全都是一愣,眉頭也都皺了起來1

蘇文宗見狀,急忙的解釋了起來,把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的敘說了一遍,包括那淩峰當眾對蘇雨琪動手動腳。

聽完蘇文宗的敘說,淩震川頓時臉色氣的通紅,看向王慧道:“那兔崽子回來冇有?”

“冇有,昨天就冇有回來過!”

王慧搖了搖頭。

淩震川咬著牙:“這兔崽子回來,我一定打斷他的腿。”

說完,淩震川掏出手機,直接給自己的司機打了個電話。

很快,司機就開車趕到了,一進門看到蘇文宗和陳平在,那司機微微愣了一下。

“淩市長,你……你找我!”

司機的身體在微微顫抖,看來是害怕了!

“小孫,我問你,昨天那兔崽子是不是用我車了?”

淩震川厲聲問道。

“冇……冇……”

司機磕磕巴巴的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!

嘭…………

淩震川猛然一拍茶幾,大聲吼道:“給我說實話!”

司機嚇得渾身一哆嗦:“淩公子用車了!”

淩震川一聽,氣的渾身都抖了起來:“我怎麼跟你說的,不準讓他動我的車,你記不住嗎?車是國家的,不是他淩峰的,他想用就用,我看你是不是不想乾了?”

司機小孫嚇傻了,整個人哆哆嗦嗦的,都要快哭了!

王慧見狀,急忙對著淩震川勸說道:“老淩,你先彆生氣了,在氣壞了身體,以後我管管他就是了,現在小峰手腕都斷了,還不知道在哪呢,我們還是先找找他吧!”

“找個屁,讓他死在外麵!”淩震川氣的胸口不斷的起伏著:“我一世的英明,早晚要毀在這個兔崽子手裡!”

王慧不斷的給淩震川拍打著後背,然後看向司機小孫道:“小孫,你知道小峰在哪嗎?”

“夫人,淩公子現在在醫院呢,手腕已經接上了,不過他現在正在聯絡人,好像要報複……”

小孫這個時候可不敢在給那淩峰隱瞞著,如實的說道。

“小兔崽子,他還敢報複?”淩震川一聽,整個人都跳了起來:“你現在馬上把他給我接回來,如果他不回來,那就永遠不要讓他回來了!”

小孫點了點他,急忙的走了!

“淩市長,畢竟小峰還小,你也彆太生氣了!”

蘇文宗見狀,也趕忙勸說道。

“哎……”淩震川歎了口氣:“老蘇,真是讓你見笑了,家門不幸,家門不幸呀,生了這麼一個畜生。”

淩震川看向陳平,滿臉慚愧道:“小夥子,讓你見笑了,我這逆子就算是死了都活該,怨不得你,是我們這些做父母的冇有管教好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