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平給林天虎打了個電話,讓他來接自己,正好把煉製的小還丹給他,然後在田園酒樓隨便定一桌就行了!

林天虎很快就到了,直接把陳平接到了田園酒樓,在林天虎辦公室裡,陳平把二十顆小還丹交給了他!

“這裡一共是二十顆,你買藥材的價錢就是成本價,具體賣多錢,怎麼銷售出去,我都不管了,你來運作這件事,如果反響不錯,我們在加大煉製。”

陳平跟著林天虎說道。

“知道了!”林天虎接過小還丹說道:“殿主,我給你準備了這裡最好的帝王廳,肯定讓你倍有麵!”

陳平一聽,頓時搖頭道:“不要那麼好,就普通包房就行,以後該省省該花花,需要錢的地方多著呢!”

“好好好!”林天虎連連點頭!

陳平對於他二叔一家,並冇有什麼感情,甚至說有些厭惡!

以前陳平一家都是在農村的,後來隨著陳寶國職位慢慢提升,陳平一家也從農村搬到了城裡,從那個時候開始,陳平二叔一家有事就來城裡找陳寶國!

後來陳寶國幫忙,把陳平二叔也安排到了城裡,甚至還給陳平二嬸找了工作,可隨著陳平二叔職位提升,竟然開始瞧不起陳平一家了。

陳平坐牢之後,陳寶國工作也丟了,陳平二叔一家更是瞧不起他們家了,一次也不登門,管都不管,根本冇有一點親情所言!

唐紅英這一次通知陳平二叔一家,自己住了大房子,其實也有一部分顯擺的意思,好讓陳平二叔一家刮目相看!

中午的時候,陳平父母還有他二叔一家人都到了!

當陳平把他們領進包廂之後,陳平的二嬸頓時把嘴一撇道:“住著那麼牛逼的房子,就帶我們來這樣的包廂吃飯呀?還真是拿著窮親戚不當親戚!”

“媽,你怎麼忘了,剛剛不是說過了嗎,那房子是借的,又不是他們的,一棟房子都快一個億了,他們拿什麼買呀?”

陳平堂姐瞥了一眼陳平說道。

“咯咯咯,我還真忘了,是借住的!”

陳平二嬸咯咯的笑了起來!

很快,眾人都坐定,隻留下最邊緣的地方給陳平一家三口!

而在那主坐上,陳平二叔陳寶強坐在那裡,一臉的平淡,雙眼微眯,帶著藐視一切的目光!

現在這陳寶強坐到了某局辦公室主任的位置,巴結他的人不少,也就養成了他這一副藐視一切的樣子!

在陳寶強左側,就是陳平二嬸李淑珍,一身的珠寶氣,嘴唇畫的就像是吃了死老鼠一樣,濃妝豔抹的要多難看有多難看。

緊挨著李淑珍的就是他們的兒子陳直,這陳直隻比陳平小幾個月,當年他們的爺爺給他們取名字,就來了個橫平豎直,所以兩個人就一個叫陳平,一個叫陳直了!

不過這陳直不學無術,現在還冇有結婚,陳平如果不坐牢,早就結婚了!

在陳寶強右側,則是一個西裝革履的年輕人,滿臉的高傲之氣,這個人就是陳平堂姐夫李雷,這李雷的父親是某局局長,陳寶強的頂頭上司!

緊挨著李雷的就是陳平堂姐陳佳瑤,身上穿戴著各種名牌,指甲留的很長,一副闊太太的樣子!

“陳平,什麼時候認識了有錢的朋友呀?能住上盤龍山山頂的房子,還大方的借給你們,這種朋友也介紹給二叔認識下,聽你媽說還是個女的,哪家的千金小姐?正好給我們家陳直介紹下!”

都落座之後,陳寶強一副官腔的問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