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用這樣驚訝的看著我,整個江北省冇有什麼事情能瞞得過我,難道你一個堂堂蕭家的公子哥,甘願被一個勞改犯壓著嗎?”

魏濤不屑的看著蕭磊問道。

“哎!”蕭磊歎了口氣:“魏公子有所不知,不知道那陳平有什麼本事,被古問天,林天虎還有蘇文宗這樣的人物看上,一個個對他恭敬有加,我蕭家比不過!”

“哈哈哈,古問天,林天虎,蘇文宗一個個好大的實力,真是嚇死人了……”

魏濤大笑著,眼神中充滿了不屑。

蕭磊滿臉尷尬道:“這些人在魏公子眼中,當然算不得什麼,可是我蕭家哪裡敢跟著魏公子比!”

“蕭磊,我現在給你一個機緣,你可願意?”

魏濤雙眼一眯道。

蕭磊一怔道:“不知道魏公子所說的機緣是什麼!”

“我可以讓你儘情的報複那陳平,而你所說的這些人,誰都不敢幫他……”

魏濤似笑非笑道。

“真的嗎?”蕭磊眼前一亮,不過很快就暗淡下去道:“魏公子為什麼要幫我呢?我想魏公子不會是助人為樂吧!”

“哈哈哈,助人為樂?我魏濤從來不會助人為樂,我幫你對付陳平,也是幫我自己,你忘了我和蘇雨琪的關係了?”

魏濤大笑著!

蕭磊一愣,不過隨後一臉激動道:“魏公子喜歡蘇雨琪,而現在那陳平卻和蘇雨琪走的特彆近,兩個人還在公開場合說過,是男女朋友!”

“不錯,我魏濤的女人,怎麼可能被一個勞改犯搶走,我實話告訴你吧,那淩峰也被這陳平捏斷了手腕,現在對陳平是恨之入骨,你覺得背後有我和淩峰給你撐著,誰敢幫那陳平?”

魏濤一臉陰森的說道。

“淩峰?”蕭磊雙眼頓時圓睜:“就是那淩市長的公子嗎?”

“不錯,那淩峰也喜歡蘇雨琪,你應該也聽說了,兩個人為此起的衝突,現在淩峰礙於身份,不好露麵,而我畢竟是遠道而來,也不太合適,所以最合適的人選就是你!”

魏濤毫不避諱的跟著蕭磊說道。

“哈哈哈,哈哈哈…………這陳平真是壽星老吃砒霜,嫌自己命長呀,連淩市長的公子都敢打,這一次他肯定死定了!”蕭磊大笑著,滿臉的激動:“要知道是這樣,我那兩家公司就不送給他了!”

“殺了陳平,公司還不是一樣回到你手裡!”魏濤一笑!

“對!”蕭磊點了點頭:“魏公子,我該怎麼做呢?那陳平會功夫,而且還很強,我怕…………”

“你放心,我帶來的這兩個保鏢供你差遣,他們可都是高手,另外你隻要這樣做,保證那陳平乖乖就範……”

魏濤在蕭磊的耳邊低語了起來!

聽完魏濤的話,蕭磊不由的打了個寒顫:“魏公子,這……這樣不行吧?那蘇文宗肯定會瘋狂報複的。”

“你怕個球呀,要不讓你把蘇雨琪怎麼樣,她隻不過是個誘餌,到時候人交給我,蘇文宗還能把我怎麼樣嗎?”

魏濤鄙夷的看了蕭磊一眼道。

“也對!”蕭磊點了點頭:“既然有魏公子在後麵撐腰,我就不用怕了!”

“去吧,我相信你,到時候我們兩家強強聯手,你們蕭家肯定能成為洪城首富!”

魏濤拍了拍蕭磊的肩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