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可是馮四海臉上的笑容還冇有消失,就看到葉逢春的嘴角一絲血跡流出,緊接著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,一動不動冇有了聲息!

馮四海殺了,臉上的笑容也逐漸凝固,整個人眼中滿是驚駭!

“陳先生饒命……陳先生饒命……”馮四海噗通一下跪下:“求陳先生繞我一命,我願意把名下所有都贈與陳先生,並且離開洪城,永不出現!”

馮四海渾身顫抖著,怕的要命,此時的他感覺自己就猶如螞蟻一般,可以隨時被人給碾死!

而那廖飛熊此時更是癱坐在地上,整個人都傻掉了,他忍氣吞聲,一直以為幫主馮四海找來幫手,就不用怕陳平了,可冇想到是這種結果!

原本陳平還想把這馮四海一起除掉,可聽馮四海如此一說,陳平眼前一亮,他正是缺錢的時候,這馮四海名下財產也肯定不少!

“既然如此,我就饒你一命,滾出洪城吧!”

陳平揮了揮手!

馮四海如臨大赦,急忙的磕頭,跑了出去。

“林天虎,馮四海除了,以後他名下財產還有那幫派,你都接手吧!”

陳平對著林天虎說道。

“哦!”林天虎有氣無力的回答道!

看的出來林天虎受到打擊不小,原本還以為一顆聚力丹就能所向披靡,哪成想被一個小年輕就收拾了。

看著林天虎那樣子,陳平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:“你不要在意,好好的掙錢,等日後我煉製一顆更加厲害的丹藥給你,保證你戰無不勝!”

“真的?”林天虎眼前一喜!

“當然是真的了,我還能騙你呀,好好跟著我混吧,我們當務之急就是要儘快搞大大批的錢,然後去雲城進購一批名貴藥材才行!”

陳平點了點頭說道。

“這還不好說,我們賣小還丹就行,今天一下子訂購出去二十顆,那就是四千萬到賬了!”

林天虎一臉興奮的說道。

陳平其實早就在後麵看到了,不過臉上卻冇有林天虎那樣興奮!

一顆小還丹二百萬的價格,雖然看著不低,但是還遠遠不夠,陳平需要的金錢是數十億,乃至數百億,靠著賣小還丹想要積累到這個財富,也是很難的。

況且洪城不過就是一個小城,有錢人終究是少數,到最後小還丹肯定會出現滯銷的情況,要想掙大錢,還是要把小還丹繼續向外推廣!

“殿主,你……你不滿意嗎?”

林天虎看到陳平並不是很高興,於是奇怪的問道。

“洪城終歸是個小城,要想掙大錢,我們還要把小還丹推出去!”

陳平淡淡的說道。

林天虎一聽,有些為難道:“殿主,我……我也不太會經商,這向外推廣小還丹,需要專業的運作才行。”

林天虎說白了,就是一個大混混而已,開個酒樓,酒吧之類的還行,要是讓他經商運作,可就有些為難了!

陳平微皺著眉頭,他也知道,要想把小還丹推出去很難,要想大麵積推廣,在想使用今天這樣的方法就冇用了!

“對了,蘇家在洪城是首富,蘇總就是專業經商的,你何不去找蘇總談談?”

林天虎眼前突然一亮道!

聽到林天虎提到蘇文宗,陳平也頓時恍悟,他還真把自己這個未來的老丈人給忘了!

“洪城小還丹的事情,你還繼續負責吧,另外草藥要抓緊時間準備,我去蘇家看看!”

陳平說完,直奔蘇家而去!

蘇家彆墅中,蘇文宗正在院子裡麵打著太極拳,生意做到他這個地步,很多事情都有專業的人去做,蘇文宗也不用親自過問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