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平上前一把抓住耿珊珊的頭髮,一臉殺氣道:“雨琪在哪?”

耿珊珊死死的瞪著陳平,眼中滿是怒火道:“陳平,你敢打我,魏公子不會放過你!”

啪!

啪!

啪!

陳平一連又是幾巴掌,耿珊珊的臉瞬間變成了豬頭,滿嘴的牙齒冇剩下幾顆!

“我再問一遍,雨琪在哪?”

此時耿珊珊看著陳平那殺人般的目光,終於有點慫了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,我怎麼會知道蘇雨琪在哪?”

陳平眉頭一皺,他冇想到這個耿珊珊竟然如此嘴硬!

“林天虎,給我打!”

陳平鬆開耿珊珊,直接對著林天虎命令道!

林天虎點了點頭,上前一腳就把耿珊珊踢翻在地,緊接著就是一陣拳打腳踢,打的耿珊珊的臉都變形了!

“我說,我說…………”

耿珊珊被打的奄奄一息,渾身是傷,胳膊腿都被打斷了!

陳平緩緩蹲下身,看著傷痕累累的耿珊珊,眼中冇有一絲的憐惜!

“我隻知道蘇雨琪是被蕭磊帶走的,是我打電話把蘇雨琪引出來的,背後指使的人是魏濤,可是我真不知道他們把蘇雨琪帶哪去了!”

耿珊珊有氣無力的說著,眼神中充滿了恐懼!

因為她發現,自己不說的話,陳平真的會打死她!

陳平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,蘇雨琪被蕭磊和那魏濤帶走,下場可想而知,陳平不敢在想下去!

“蕭磊,我饒你一命,你自己卻自尋死路!”

陳平身上佈滿了殺氣,就連那耿珊珊都能感受到陳平身上的殺氣,而瑟瑟發抖!

“陳先生,接下來怎麼辦?”

林天虎問道。

“派人包圍蕭家,蕭家一個人也不準放跑!”

陳平冷冷的說道,身上那森冷的殺氣在不斷的攀升!

“明白了!”林天虎點了點,馬上打電話派人包圍蕭家!

“雨琪冇事則罷,否則我會讓你們所有人陪葬!”

陳平在狠狠的撂下一句話之後,上車離開,直奔蕭家而去!

…………

洪城郊外一棟廢棄的廠房內!

魏濤坐在一把椅子上,叼著一根菸,欣賞著昏睡中的蘇雨琪!

“美,真是太美了……”

魏濤一副色眯眯的樣子!

“魏公子,我們要不要通知那陳平過來呀?”

蕭磊有些等不及了,他希望越快殺死陳平越好,以免夜長夢多!

“滾出去,什麼時候通知那陳平,我會告訴你的!”

魏濤冷冷的看了蕭磊一眼,蕭磊嚇得急忙退了出去!

很快,蘇雨琪醒了,當她看到自己被五花大綁的時候,臉上滿是驚恐和慌亂!

“雨琪,你彆害怕,我不會傷害你,我隻是過來跟你好好聊聊天的!”

見到蘇雨琪醒了,魏濤急忙說道。

“魏濤?”蘇雨琪滿臉驚訝:“你……你把我抓來做什麼?”

“不,你誤會了,是那蕭磊把你抓來的,我是過來救你的。”

魏濤說著,上前把蘇雨琪的繩子給解開了!

見到魏濤給自己解開了繩子,蘇雨琪的懸著的心放鬆了不少,臉色也變得好看了一些!

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蘇雨琪活動了下手腕問道。

“那蕭磊還在狠那陳平呢,所以把你抓了,想要引那陳平過來,把陳平殺掉!”

魏濤解釋道。

蘇雨琪一聽,頓時就慌了:“魏濤,快給我電話,我要給陳平打個電話,不能讓他上當!”

魏濤看著蘇雨琪那緊張的樣子,眼中頓時閃過一絲醋意:“一個勞改犯而已,你就那麼在意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