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是淩峰,他讓我來的,是他告訴我的一切…………”

魏濤忍著劇痛,跟著蘇雨琪說道。

此時的魏濤還有著自己的小算盤,淩峰可是市一把手的公子,現在把他說出來,他要看看陳平會不會去找淩峰,如果陳平對淩峰動手,那他就能隔岸觀火了!

一聽是淩峰,陳平的眼中閃動著殺意,蘇雨琪看著陳平那樣子,頓時後悔不已,早知道她就不問魏濤了。

“陳平,已經冇事了,你不要在找任何人了!”

蘇雨琪害怕陳平去找淩峰的麻煩!

“嗯!”陳平點了點頭,隨後一把抱起了蘇雨琪!

蘇雨琪把頭埋進陳平的胸膛,感受著陳平胸膛的溫度,那種說不出的安全感,讓蘇雨琪很是享受!

“從今往後,我不會再讓人傷害你一下的,永遠不會…………”

陳平看著懷中的蘇雨琪,一臉愧疚道。

“我相信你!”蘇雨琪伸出雙手,勾著陳平的脖子,直接在陳平的臉上親了一口!

這還是兩個人第一次如此親密的接觸,雖然兩個人心照不宣,對彼此都有著愛慕和好感,但是如此親密的接觸,還是第一次!

陳平抱著蘇雨琪上了車,而後一路朝著蘇家彆墅趕去。

廢棄的廠房內,魏濤拚命的想要站起來,可是無論怎麼努力,根本就站不起來!

看著自己血肉模糊的腿,魏濤滿臉猙獰的怒吼道:“陳平,我絕不會放過你……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蘇家彆墅,蘇文宗早已經急的滿頭大汗,跟著蘇雨琪相依為命多年,蘇雨琪比他的命還重要,

很快,陳平開車停在了門口,當蘇雨琪下車之後,看到門口的蘇文宗,直接就撲了上去!

“爸…………”

抱著蘇文宗,蘇雨琪的淚水流了出來!

“女兒,你冇事吧?”蘇文宗也是老淚縱橫,眼神中泛著殺意:“到底是誰?我就算是拚儘蘇家全力,也要將他碎屍萬段!”

“伯父,已經冇事了,剩下的交給我處理就行!”

陳平對著蘇文宗說道。

蘇文宗看著陳平點了點頭道:“陳平,我蘇家所有家業我都交給你,就算是全都拚光了,也要讓對方付出代價……”

蘇雨琪就是蘇文宗的命,什麼事情他都可以忍,唯獨對蘇雨琪下手,蘇文宗絕不會忍的!

“我明白!”陳平點了點頭。

陳平上車就要離開,蘇雨琪卻一把拉住他:“陳平,蕭磊死了,那魏濤也受到了教訓,你不要再去找其他人了。”

蘇雨琪怕陳平去找淩峰的麻煩,到時候就不好收場了!

“放心吧!”陳平淡淡一笑,在蘇雨琪的腦袋上撫摸了一下!

上車離開之後,陳平給林天虎打了個電話。

“林天虎,讓蕭炎去給他兒子收屍,另外讓蕭家三天之內滾出洪城,三天後我不想在洪城看到蕭家一個人,如果那蕭炎想要找我報仇,讓他隨時來找我……”

陳平的語氣中帶著不容置疑!

“明白了,交給我吧……”

林天虎點了點頭!

對付一個衰敗的蕭家,林天虎一個就足夠了,另外他也不會給蕭炎找陳平報仇的機會!

而陳平的車子則是直奔淩震川的家而去,淩峰是罪魁禍首,所以陳平不可能就這樣繞過他,哪怕他的老爹是市一把手都不行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