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想做什麼?”蘇雨琪急忙上前擋在蘇文宗麵前,可此時陳平早已經收手了。

不過蘇文宗在陳平出手點中幾處穴道之後,馬上就感覺到呼吸順暢,臉色也紅潤了許多。

“我隻是暫時控製住了你的傷勢,要想痊癒,還需要一些時間,你這隱疾因為年代久遠,需要慢慢調理!”

陳平淡淡的說道。

“謝謝小兄弟出手相救,太感謝了……”蘇文宗上前興奮的抓著陳平的手,不斷的感謝著。

蘇雨琪看到自己父親臉色明顯紅潤,身體好了很多,也感到十分的驚訝。

“我出手救你,是因為我知道你常做善事,而且還捐獻了十幾所小學,於情於理,我都應該出手!”

陳平之所以救蘇文宗,就是因為他知道蘇文宗是個大善人,如果是萍水相逢,毫不相識的人,陳平不一定會出手相救,更何況剛剛蘇雨琪對他還惡語相加,差點把他撞死,陳平可不是聖母婊,什麼人都救!

蘇文宗一聽,略顯尷尬:“我做的這點事,算什麼善事,還差得遠,小兄弟救我一命,你想要什麼儘管說,現在馬上中午了,我請小兄弟去富豪大酒店吃一頓怎麼樣?”

“不用了,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!”

陳平搖了搖頭拒絕了,他還要去見耿珊珊問個清楚。

見陳平拒絕,蘇文宗還有些意外,要知道身為洪城首富,想請他吃飯的人不計其數,能跟他坐在一起吃飯的人,那可都是權貴之人。

現在他主動請陳平吃飯,冇想到陳平竟然拒絕了,這有些出乎意料了!

“小兄弟,說什麼我們也要坐一起吃頓飯,以表達我的感激之情!”

蘇文宗死死的拉著陳平的胳膊。

陳平看的出來,蘇文宗拚命要請自己吃飯,無非就是想知道他那病後續治療的事情,不過看蘇文宗也算是誠心,陳平這才點頭道:“這樣吧,我先去處理事情,到時候我去富豪酒店找你!”

見陳平這樣說,蘇文宗這才鬆開手:“那好,一言為定,小兄弟到了,打我電話就行!”

陳平點了點頭,就迫不及待的離開了,向著耿家趕去!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耿珊珊呢?我要見她!”

一棟略顯陳舊的彆墅前,陳平對著麵前的中年婦女說道!

這中年婦女是耿珊珊的媽媽賈美麗,如果是以前,陳平斷然不敢用這種語氣跟著賈美麗說話,可是現在聽自己母親的訴說之後,陳平早就氣的不行,冇有直接動手,就算是不錯了。

賈美麗一身旗袍,趾高氣揚,雙手交叉在胸前,一臉不屑的看著陳平:“你快點給我滾吧,我女兒今天結婚,你這個勞改犯在這裡太晦氣……”

“結婚?”

陳平眉頭一皺,看來那光頭說的是真的!

“耿珊珊在哪?她和誰結婚?讓她出來見我說清楚……”

陳平冷著臉,朝著彆墅內衝去!

“哎……你這個瘋子,怎麼隨便闖人家院子?”

賈美麗拚命的拉著陳平!

可是她哪裡有陳平力氣大,整個人都被陳平拖進了院子!

眼開著陳平就要衝進去了,此時一名穿著婚紗的女孩,陰沉著臉走了出來!

當看到那女孩,陳平一下子停了下來。

“耿珊珊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怎麼回事?你給我說清楚?”

陳平怒等著雙眼,對著耿珊珊質問著!

“陳平,你走吧,不要在來找我,我決定嫁給蕭磊了!”

耿珊珊麵無表情的看著陳平說道!

陳平雙眼一凝,緊緊的握緊了拳頭,雖然他已經知道,可是當耿珊珊親口說出來的時候,陳平的心臟還是狠狠的抽搐了一下。

他坐牢就是被那蕭磊所賜,可現在自己的女朋友竟然要嫁給他?

這太諷刺了!

突然間,陳平自嘲的苦笑一聲,他感覺自己真的是太賤了……

“這是你自己的意思?”

陳平看向耿珊珊,臉上已經冇有了憤怒,雙手慢慢的鬆開了。

“對!”耿珊珊點了點:“我想要有過有錢人的生活,你根本就給不了我。”

“而且你還是個勞改犯,即便是出來了,怕是連自己都很難養活,拿什麼養我?”

“看在我們以前的感情份上,這幾百塊錢你拿去吧,省的露宿街頭!”

耿珊珊說完,從包裡掏出幾張百元大鈔摔在了陳平的臉上!

此刻的陳平看著耿珊珊,徹底的死心了,眼前的人已經不再是他女朋友了。

“你會後悔的!”

陳平說完轉身就走,並冇有拿耿珊珊的錢。

“呸,嫁給你這個窮鬼纔會後悔呢!”

賈美麗在後麵狠狠的啐了一口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