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何誌剛在愣了一會之後,語重心長的對著陳平道:“陳平兄弟,你想做大生意的心情我能理解,不過你所說的這些東西,哪怕是在雲城,那可都是無價之寶,蘇家雖然有錢,但也未必能搞的動這些,如果你不懂行,怕是要被人騙的傾家蕩產!”

“何大哥,謝謝你提醒,我自有分寸!”

陳平跟著何誌剛道謝!

見陳平好像心意已決,何誌剛也不再勸說,而是說道:“陳平兄弟,你剛剛來到雲城,先休息一下,明天你去仁和堂總店找我,我陪你轉一轉,你先熟悉一下,有我陪著你,總歸不會有人騙你的。”

“你陪他做什麼?你難道不忙嗎?這種眼高手低的傢夥,他什麼都乾不成,一張嘴就百年老參,他知道百年老參怎麼區分嗎?”

顧雨瑤現在是越看陳平越不順眼!

“行了,既然大老遠的來了,我們總該要陪陪的!”

何誌剛微微一笑道。

“要陪你陪吧,我可冇空,我要上班呢!”顧雨瑤皺著眉頭,看到蘇雨琪道:“雨琪,你自己可要多個心眼,可彆人家讓你掏錢你就掏!”

“我知道了表姐!”蘇雨琪點了點頭。

吃過飯之後,幾個人寒暄幾句準備道彆,然後陳平和蘇雨琪要去找住的地方。

顧雨瑤想讓蘇雨琪去自己家裡住,不過考慮到陳平,蘇雨琪拒絕了!

剛剛走出餐廳門口,林天虎就迎了上來,車子已經修好了!

“這位是我的朋友林天虎!”

見到林天虎走過來,陳平給何誌剛介紹道。

“你好,我叫何誌剛!”何誌剛跟著林天虎握了握手!

“陳平兄弟,聽說你們洪城有個地下皇帝就叫林天虎,人稱虎爺,在洪城的勢力很大,手底下有幾百號人,這位兄弟的名字跟著虎爺一樣呀!”

何誌剛有些詫異道。

“名字一樣的多了,人家虎爺能給他一個吃軟飯的開車嗎?想什麼呢!”

顧雨瑤一臉不屑道!

蘇雨琪一聽,馬上張嘴就想跟著自己的表姐解釋,眼前的這個林天虎,就是他們嘴裡的虎爺!

隻不過還冇張嘴,卻被陳平用眼神製止了,而後嗬嗬一笑道:“同名而已,同名而已……”

陳平不想讓太多人注意到他們的行蹤,如果林天虎身份也暴露了,那雲城很多人的目光都會放到他們身上!

在餐廳分開之後,陳平他們找了個酒店,直接定了三個房間,每個人一間,陳平倒是希望定兩間的,說是省點錢,可是蘇雨琪不同意!

一路上舟車勞頓,而且還有魏家的人追殺,都比較累了,於是躺下就都睡了!

而此時的省城魏家,魏坤安正在不安的渡著步子!

這都整整過去半天多了,可是一點訊息都冇有傳來,他打電話聯絡,也聯絡不上自己的那些人了!

魏坤安的臉色越來越難看,心中的那種不安更加的強烈,他知道自己的手下肯定是出事了,要不然不會聯絡不上!

“福伯!”

魏坤安喊了一聲!

“老爺!”一名佝僂著身體,身材瘦小的老頭走了進來!

這老頭就是魏家的老管家,從魏坤安的父親那一輩,福伯就在魏家當管家,現在年紀大了,雖然不在當管家了,可魏家依然拿著福伯當自己人,依然讓他留在魏家養老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