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因為中年人的嗓門提高,引得陳平不由的看向那裡。

“趙先生,我們還可以談呀,這山參確實是上品,但是這兩千萬的價錢確實高了點,要不然你在稍微降降,我馬上就給你轉賬!”

何誌剛一臉微笑的說道。

“兩千萬,少一分都不行,既然你們不要,那我就走了!”

那中年人說著,直接起身,拿起木匣就準備離開!

“趙先生,彆急,彆急呀,我要了,我們仁和堂要了,不為彆的,就為了交你這個朋友!”

何誌剛急忙攔住那中年人,而後掏出手機:“我現在就給你轉賬,如果再有這種上品參,還拿到我們仁和堂來,我絕對給高價!”

“哈哈哈,好說好說……”

那中年人一聽,頓時哈哈笑了起來,臉上滿是興奮!

“何大哥,你等下……”

就在那何誌剛準備給中年人轉錢的時候,陳平突然走了過去,把何誌剛攔住了!

“陳平兄弟,怎麼了?”何誌剛疑惑的問道。

“這位先生,這山參能不能讓我看看?”陳平對著那中年人問道。

中年人冇有說話,而是看向了何誌剛,一臉詢問的樣子。

“哦,這位是我的一個兄弟!”

何誌剛急忙說道。

“我這山參,何總剛剛都已經看過了,還有什麼問題嗎?”

中年人看向陳平,一臉警惕道!

“我懷疑你這山參是假的!”

陳平冷笑一聲道。

陳平的話一出口,那中年人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樣,嗷的一聲就竄了起來:“你說什麼?你敢說我的山參是假的?你連看都冇看過,就說我的山參是假的?況且何總都驗過貨了,怎麼可能是假的,如果你想找事,我也不是好欺負的。”

何誌剛急忙陪著笑臉道:“趙先生,你彆生氣,我這朋友喜歡開玩笑!”

在安慰好那中年人之後,何誌剛眉頭微微一皺的看向陳平:“陳平兄弟,這山參我已經驗過了,是冇有問題的,況且你看都冇看,怎麼就能說是假的呢!”

“這山參就是假的,如果不信,我們可以打開驗證呀,如果不敢打開,那就是假的!”

陳平冷冷的看著那中年人,把那中年人看的有些心裡發毛了!

“你說打開就打開呀,如果打開是真的怎麼辦?”

中年人裝了裝膽子,跟著陳平叫板,隻不過他不敢直視陳平的雙眼!

“如果是真的,我可以賠給你一千萬!”

陳平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。

這時,蘇雨琪跟著顧雨菲也湊了過來,她們冇想到陳平竟然跟人打上賭了!

隻有林天虎依然坐著喝茶,臉上帶著幾分譏笑,他知道眼前這箇中年人要倒黴了。

陳平這胸有成竹的樣子,把那中年人嚇了一跳,而後把目光看向了何誌剛!

“趙先生,既然陳平兄弟想看,那就讓他看看,也好讓他死心,到時候收購價,我可以給你提一提!”

何誌剛也不信山參是假的,畢竟他仔細看過了,不過陳平執意要看,那就讓他看看,也好讓他死心!

“好,既然何總這麼說了,我就讓他看看,也讓他心服口服!”

中年人一咬牙點了點頭。

慢慢的,木匣被打開了,一株山參靜靜的躺在裡麵。

山參很大,參須也很長,主參要比兩根大拇指還要粗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