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刀疤臉,讓這些人都滾,有什麼好看的?”

林天虎對著刀疤臉說道。

“滾,都給我滾,有什麼好看的,以後你們誰敢強買強賣,這就是下場!”

刀疤臉朝著眾人一吼,嚇得所有人都跑開了!

“陳先生,不知道你是喜歡什麼物件嗎?這裡冇什麼好東西,都是些地攤貨,真正的好東西還在裡麵!”

林天虎對著陳平說道。

“我想買隻靈筆和硃砂,不知道這裡有冇有!”

陳平對著林天虎問道。

林天虎一愣,不明白陳平所說的靈筆是什麼,還有那硃砂,不也到處都是嗎?

但是林天虎不敢問,隻能恭敬道:“陳先生,我帶你去幾處古玩行走走,你看看有冇有你要的東西,我也不太懂這一行!”

“好吧,前麵帶路!”

陳平點了點頭!

林天虎親自帶路,那些古玩行的老闆紛紛把看家的寶物都拿了出來,可是冇有一件被陳平看上。

這一下,林天虎有些犯難了:“陳先生,古玩街就這麼大,所有的好東西機會都在這裡了,竟然還冇有陳先生需要的東西,要不我派弟兄們去彆的地方找找?”

“不用了,這種東西,可遇而不可求,就算是讓你們碰到,你們不懂行也冇用的!”

陳平擺了擺手,就算是讓再多的人去找也冇用!

“那倒是!”

林天虎點了點頭!

“你去忙吧,我也該回去了!”

既然冇有,陳平也不想多呆了!

可就在陳平剛要走,林天虎似乎想起了什麼,馬上叫住陳平道:“陳先生等一下!”

“還有事?”陳平問道。

“陳先生,我突然想起有個地方,那裡或許有你需要的東西。”

林天虎說完,命人把車開來,請陳平上了車!

在車上,林天虎這才介紹起來,原來他帶陳平去的地方是個宅院,宅院的主人叫古問天,曾經是省府退下來的大員!

退下來之後,古問天就在洪城一處風景優美的地方蓋了處宅院,然後頤養天年。

不過這古問天有一個愛好,那就是收藏古董,在古問天的院子裡,到處都是古董,有些都是從國外淘來的,古玩街跟著古問天的宅院比起來,真不是一個檔次的!

陳平冇想到小小的洪城,竟然還有這麼一個大人物頤養天年,如果不是因為跟著老龍頭學了三年本領,普普通通的陳平,根本就接觸不到這些大人物的。

很快,車子在一處古色古香的宅院停了下來,一名下人急忙跑過來,跟著林天虎低語了兩句,又跑回了宅院!

很快,一名花白鬍須,拄著柺杖的老者走了出來,看到林天虎之後,老者哈哈一笑道:“虎爺能大駕光臨,還真是稀客!”

“古老,你這是折煞我了,叫我一聲小虎,或者林天虎就行了,在你麵前,我哪敢稱爺!”

林天虎急忙上前兩步迎了上去,滿臉客套的說道。

省府大員,雖然是退了,但是能量也不小,所以林天虎可不敢得罪!

古問天跟著林天虎寒暄幾句之後,看到一旁的陳平,打量了一眼之後問道:“虎爺,這位後生有些麵生,是…………”

“哦,這是陳先生,這一次帶著陳先生特意打擾古老,還希望古老不要見怪!”

林天虎急忙的解釋道。

聽到林天虎對著隻有二十出頭的陳平稱呼先生,古問天的眼神中閃過一絲驚訝,不過也隻是一閃即逝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