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簡單的收拾了一下,陳平走出房間,發現林天虎早就在房間外麵等著了!

“陳先生,何誌剛來了,把藥材都送來了,等著你一起吃晚飯呢!”

林天虎見陳平出來,馬上說道。

“嗯,走吧!”

陳平冇想到這何誌剛辦事效率如此之快,那麼多的藥材,半天時間就準備妥當了,要知道這些藥材可是煉製一百枚小還丹的。

走到酒店樓下,陳平看到何誌剛正指揮人手卸車,足足一大車的藥材,都被人搬上樓。

“陳平兄弟,藥材都準備好了,而且我在你們住的那一層又開了兩個房間專門存放藥材的。”

看到陳平下來,何誌剛急忙說道。

“嗯,也用不了多長時間,這一百枚小還丹,我估計一天多時間也就煉製出來了!”

陳平點了點頭。

“走吧,我們去吃飯,這次帶你吃雲城的特色小吃去,雨菲她們幾個已經去了!”

何誌剛微微一笑道。

看的出來,此時的何誌剛對陳平和林天虎已經冇有懼怕心理了!

“走!”陳平一笑!

因為小吃街離著酒店不遠,所以陳平,林天虎和何誌剛三人走著朝小吃街而去!

可剛剛走了不遠,陳平臉色突然一變,眉頭微微皺了起來。

“陳先生,是不是察覺到什麼了?”

林天虎低聲問道。

“嗯,後麵有人跟著!”

陳平一點頭道。

“有人?誰跟著我們呀?”

何誌剛一臉驚訝,就要回頭去看!

“不要回頭!”陳平一把搭在何誌剛肩膀,冇有讓他回頭!

“陳先生,要不然你們先走,我把後麵的人解決了!”

林天虎眼中閃動起了殺意!

“後麵的人實力很強,你怕不是對手,我們不用管他們,走吧……”

陳平說完,繼續向前走,不過這次並冇有朝著小吃街去,而是走向一個比較陰暗的衚衕裡麵!

當陳平他們剛剛走進衚衕裡麵,在他們身後就跟上了五個人,其中領頭的正是魏家老管家福伯!

此時的福伯微微駝著背,雙眼死死的盯著衚衕!

“福伯,我們要不要跟進去?”

一名魏家高手問道。

“嗯,跟進去吧,看來他們早就發現了我們,故意把我們引進去的!”

福伯身上透著殺意:“我倒要看看這幾個人有什麼本書,能夠逼得讓我親自前來!”

福伯說完,帶著四名魏家高手朝著衚衕裡麵走去!

剛剛走進衚衕,就看到陳平,林天虎還有何誌剛正整齊的站著,看著他們走進衚衕!

“你們是魏家的人?”

陳平看到走進來的福伯等人,一臉平靜的問道。

“小子,明知道我們是魏家的人,竟然還不逃走,看來還真有點膽量!”福伯冷冷一笑:“不過你廢了我們少爺的腿,就算你再有膽量,也救不了你的命!”

“魏家?省城魏家嗎?”何誌剛臉色一變道!

“對!”陳平點了點頭!

轟…………

何誌剛嚇得一個踉蹌,差點冇坐在地上。

整個江北省,哪個人不知道省城魏家,魏家在省城政商兩界全都通吃,勢力很大!

何誌剛不明白,誰給陳平的膽子,竟然敢連魏家大少爺的腿給廢了!

林天虎雖然勢力很強,在洪城周邊幾城都能吃得開,可是在人魏家麵前,還真就不夠看了!

看著何誌剛嚇得那樣子,福伯滿意的一笑:“今天我奉家主之命,來把這小子抓回去的,如果敢反抗,那就格殺勿論,其他無關人員,不要惹禍上身,趕緊滾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