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福伯這話明顯就是說給何誌剛聽的,畢竟福伯是來抓陳平的,至於其他人,他也不想傷害,以免招惹麻煩!

“何大哥,你先去找雨琪她們,我隨後就到!”

陳平看向何誌剛說道。

何誌剛點了點頭,向前走了兩步,可是剛剛走了兩步,卻停了下來。

“陳……陳平兄弟,我這把你們丟下,是不是有點不夠意思?”

何誌剛內心有點糾結!

陳平看著何誌剛那樣子,微微一笑道:“何大哥,你有不會功夫,留下也冇有用,還是先走吧!”

就算是何誌剛走了,陳平也不會怪他的,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和他一樣,敢招惹魏家的。

何誌剛猶豫了下,最後一咬牙:“我不會功夫,也不能拋下你們,這樣也就太冇有義氣了,要死我們一起死!”

何誌剛重新走回到了陳平的身邊!

看到何誌剛回來了,陳平欣慰一笑:“何大哥,要死也是他們死,我們不會有事的。”

陳平現在到了練氣九層,心中早已俯視一切,不管這福伯有多強的實力,都不會是陳平的對手。

“好,既然你們都想死,那我就成全你們……”

福伯眼中一寒,猛然擺手道:“殺了他們!”

福伯話音一落,四名魏家高手全都抽出匕首,一臉殺氣騰騰的衝了上去!

何誌剛見狀,嚇得連連後退,臉都嚇白了!

陳平護在何誌剛身前,並冇有出手,而林天虎則是一把抽出自己的腰帶迎了上去!

林天虎以一敵四,竟然毫不落下風,手裡的腰帶揮舞的虎虎生風,林天虎這腰帶是特質的,用一個個很小的鐵環穿製而成的。

在黑暗的衚衕裡麵,腰帶和匕首觸碰時,發出清脆的聲響,還不時有火光四濺!

福伯眉頭一皺,見四個人竟然連一個林天虎都拿不下,頓時怒吼道:“一群廢物,都給我讓開!”

司馬魏家高手聽後,急忙的撤出戰鬥,而福伯那佝僂的身體,猶如大鵬展翅一般,瞬間高高一躍而起,朝著林天虎衝去!

林天虎見狀,手裡的腰帶猛然一揮,朝著半空中的福伯抽去!

而那福伯竟然不躲不閃,直接伸手抓住林天虎的腰帶,猛然用力一帶,緊接著雙腳蹬在林天虎的腹部!

嘭嘭嘭…………

一連幾腳,林天虎被踢的連連後退,毫無招架的力氣!

最後冇有辦法,林天虎隻能鬆開腰帶,整個人在地上一滾,躲開了福伯的攻擊!

即便是這樣,林天虎的臉色也很難看,嘴角還有鮮血溢位!

“哼,就這點本事,也敢跟我動手?”

福伯把林天虎的腰帶隨手扔到地上,一臉不屑道!

“還真是有些本事,今天正好用你做個陪練!”

陳平冷笑一聲,邁步朝著福伯走去!

他突破練氣九層,還冇有試過實力如何,今天正好用著福伯試試!

“陪練?”福伯冷哼一聲:“我陪練的代價可有點高,那就是把你的命交出來!”

話音剛落,福伯的身形頓時猶如發射的炮彈一般,直接朝著陳平衝去。

陳平停下腳步,看著衝過來的福伯,臉上竟帶著幾分不屑,冇有絲毫要躲閃的樣子。

嘭…………

一聲沉悶的巨響,福伯那急速揮出的一拳,狠狠的打在陳平的身上!

可還冇等那福伯高興,頓時就感覺到,一股巨大的反震力順著福伯的手臂反彈了回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