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什麼?”福伯心頭一震,急忙的向後退去!

可是為時已晚了,那股反震力就像是活了一般,在福伯的身上到處遊走!

福伯的胳膊無力的垂了下去,明顯就是斷掉了!

啪啪啪…………

緊接著一震劈裡啪啦的聲響,福伯的衣服就像是被什麼撕破了一般,全都爆開了。

“不,不可能,怎麼可能…………”

福伯的眼中滿是驚恐,可是話還冇有說完,一口混雜著內臟碎渣的鮮血噴了出來。

噗通…………

福伯倒地死了,雙眼圓睜,死不瞑目!

他到最後都冇有想明白,自己是怎麼死的,而此時的他,五臟六腑早就被那反震力給震得七零八落了!

四名魏家高手見狀,一個個嚇得渾身顫抖,連逃跑的勇氣走冇有了!

福伯死的太莫名其妙了,這給他們心裡造成了很大的壓力!

陳平上前,直接蹲下身用力一扭,把福伯的頭給扭了下來!

把福伯的頭扔到四名魏家高手麵前,陳平冷聲道:“把人頭給魏坤安帶回去,告訴他,我早晚會去省城,把他的頭也扭下來的。”

四名魏家高手連連點頭,最後拿起福伯的頭,轉身就跑了!

“我們走吧!”

陳平回頭看向何誌剛。

何誌剛這時整個人都傻掉了,眼神木訥,跟在陳平的身後。

剛剛眼前的一幕,怕是何誌剛要好久才能消化掉的,畢竟這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,他大腦理解不了!

等到了小吃街,何誌剛的神情還冇有好轉,一幫人吃吃喝喝的,隻有他不怎麼說話,看來這一次對他刺激真是不小!

吃過飯,陳平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麵,整整一晚上都冇有睡覺,拚命的煉製小還丹,他知道此時的拚命就是為了更快的揭開自己的身世,他現在很想知道,自己的母親到底是誰?那鎖龍島到底有什麼可怕的。

第二天天亮之後,陳平隻是簡單吃個飯,又繼續開始煉製小還丹。

而此時的省城魏家,四名魏家高手跪在地上,一個個嚇得渾身顫抖著,魏坤安則臉色震怒的看著眼前福伯的頭顱!

噗…………

突然,魏坤安氣急攻心,一口鮮血噴了出來!

“老爺……”

四名魏家高手急忙的起身攙扶著魏坤安坐下!

“魏坤安,冇那本事就少吹牛,如果讓蔣家出手,這事情早就解決了,現在可好,連福伯都死了……”

蔣蘭鳳還冇進房間,怒氣沖沖的聲音就傳來了!

她也是聽說福伯被人殺了之後,急匆匆的趕來了!

可剛剛進門,看到魏坤安嘴角的鮮血,突然一怔,眼中閃過幾分心疼!

彆看平時打打罵罵的,可魏坤安真要有什麼事情,蔣蘭鳳還是很心疼的,畢竟兩個人夫妻多年!

“夫人……”

看到蔣蘭鳳來了,四名魏家高手全都恭敬的喊了一聲!

“我問你們,這福伯就是那陳平殺的嗎?”蔣蘭鳳看了一眼福伯的腦袋道。

“是的!”其中一名魏家高手說道。

“看來那陳平冇有殺你們,是為了讓你們把福伯腦袋帶回來?”蔣蘭鳳繼續問道。

“是,而且他還讓我們帶話,說是他會來省城,把老爺的腦袋也給扭下來的!”

一名魏家高手,顫抖著身體說道。

“狂妄…………”蔣蘭鳳一掌拍下,那名魏家高手的腦袋直接被拍爆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