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兩位進來吧!”

古問天朝著陳平微微點了點頭,算是打過招呼了!

在他看來,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後生,能夠被林天虎稱作先生,肯定是家裡有錢有勢,纔會被林天虎如此尊重,並不是因為自己有實力!

林天虎和陳平走進古問天的宅院,一進門之後,陳平頓感一陣陣濃鬱的靈氣襲來,在院子裡數顆足有摟抱粗的大樹,遮住了大片的陽光!

繼續向前走去,假山流水,樓宇亭閣,每一處都在散發濃濃的古香氣息!

“古老的這幾棵樹,有年數了吧?”

陳平看著那幾顆大樹,忍不住問道。

因為這些濃鬱的靈氣,都是這些大樹身上發出的!

“陳先生,古老的這幾棵樹,全都有數百年曆史了,正是因為有這幾棵樹,古老的庭院才建在這裡的。”

林天虎跟著陳平解釋道!

陳平微微點頭,也算是明白古問天這省府大員,竟然選擇來這小小洪城安養晚年的原因了!

這個地方有著充沛的靈氣,確實適合養老,而且長時間住在這裡,經受著靈氣滋養,身體會越發年輕硬朗!

經過了一道走廊之後,古問天帶著林天虎和陳平走進大廳,整個大廳裡麵全都是古色古香的傢俱,每一件都有著上百年曆史,甚至還有一把雕刻著九條巨龍的龍椅放在大廳的正中位置!

龍椅上麵放著金黃色的墊子,看樣子是有人經常坐在上麵!

陳平看著龍椅微微皺了皺眉,表情變得有些古怪!

“兩位坐吧!”

古問天隨意的擺了擺手,而後自己直接坐到了那張龍椅之上!

林天虎和陳平落座之後,古問天讓下人倒了茶!

“虎爺,無事不登三寶殿,有什麼需要老夫幫忙的,儘管說吧!”

古問天知道林天虎前來,肯定是有事找他!

林天虎看了看陳平,陳平開口道:“我們知道古老酷愛收藏,所以想問問古老這裡有冇有靈筆,就是古代大文豪使用過的毛筆,還有用動物鮮血製造的硃砂!”

“靈筆?”古問天眉頭微微一皺思索著。

“古老,當然我們不會白要古老的東西,隻要古老這裡有,價錢隨便古老開,我林天虎絕不還口!”

林天虎為了不讓古問天有顧慮,急忙說道。

“虎爺這是說的哪裡話?”古問天淡淡一笑:“如果我有,送你們也無妨,金錢對我來說還有什麼意義嗎?”

“是是是,古老視金錢如糞土!”林天虎連連點頭。

“毛筆那種東西本就是易耗品,所以要想留存下來使用過的毛筆,幾乎是不可能,至於那動物鮮血製造的硃砂,我更是聞所未聞。”古問天搖了搖頭,不過隨後繼續道:“不過要找這種東西,或許道觀之中要比我這裡多,畢竟這些道士需要畫符驅鬼,他們使用的毛筆或許有靈性!”

古問天的話一落,陳平瞬間心中一喜,他倒是把這一茬給忘了,那些道士驅鬼畫符的毛筆,肯定是帶有靈性的,包括用的硃砂,自己直接去道觀尋找就行了,何必還來古玩街四處尋找!

“多謝古老提醒!”陳平起身朝著古問天施了一禮!

“哈哈哈,客氣了,我隻是隨口一提罷了!”

古問天哈哈一笑!

“古老,敢問你身下的龍椅,從何而來?”

陳平問道。

“怎麼?你也看出這龍椅的不平凡?”古問天麵露傲色道:“這把龍椅是我花了重金從國外購回來的,這可是真正的龍椅,明朝的東西,真龍天子在上麵坐過的。”

古問天輕輕的撫摸著身下的龍椅,看的出來他很是喜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