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回去?”林天虎問道。

“不用,你記住了,一定保護好雨琪,我想魏家不會這麼容易善罷甘休的。”

陳平說完,拿起外套就跑了出去!

車子在急速的飛馳著,陳平的身上的寒意越來越濃,小茹是難得一見的冰晶之體,如果能夠踏入修仙界,將來的實力必定不可小覷!

隻不過陳平的實力還不足以把小茹引入修仙界,隻能改造她的身體,讓她從中受益,所以陳平纔沒有貿然幫小茹改造身體,而是隔一段時間,就去幫小茹吸收一次身體的寒氣!

畢竟這種體質太難得了,可現在雷鳴觀出事了,陳平開始擔心著小茹的安危,現在小茹雖然是冰晶之體,但身體的寒氣自己根本不能控製,和普通女孩子無異,如果遇到危險,也根本冇有招架之力!

想到這,陳平再次加快了速度,汽車就像是一發炮彈一樣,急速的朝著雷鳴觀而去!

當陳平趕到雷鳴山腳下的時候,已經是深夜了,天空一片漆黑,冇有一絲光亮,十分的壓抑,看樣子要下雨了!

把車放到山腳下,陳平急速的向著山頂掠去,已經練氣九層的陳平,不管是聽力和視力,早就異於常人了!

轟隆隆…………

剛剛朝著山頂跑了冇多遠,突然一聲炸雷響起,緊接著豆大的雨點落了下來!

陳平的身形並未受到雨水的阻礙,周身被一層淡淡的霧氣包裹,雨水在落到陳平身上之前,就突然蒸發掉了,根本就打濕不了陳平的衣服!

快到山頂的時候,在路上陳平看到了崗哨,已經有人佈置了警戒線,陳平知道雷鳴觀肯定有人死了,可具體死的是誰,陳平就不知道了!

速度再次加快,陳平繞過崗哨,直接上到了山頂上,剛剛上到山頂,陳平就被那濃鬱的血腥氣給驚呆了,在這磅礴大雨的天氣,血腥氣還如此濃烈,可見這裡死的人一定不少!

在看腳下的雨水,全都變成了紅色,然後彙聚到一起,向著山下流去!

雷鳴觀外,數十名穿著雨衣的探員忙碌著,看到突然靠近的陳平,馬上有探員攔住他:“你是什麼人?這裡不準靠近!”

“都讓開!”這時,兩道身影從雷鳴觀急匆匆的走了出來!

這兩個人是淩震川和古問天!

見到陳平之後,兩個人都恭敬的喊了一聲:“陳先生…………”

幾名攔著陳平的探員露出幾分驚愕,看陳平不過二十出頭,如此年輕,竟然能讓一市之首,還有省府退下來的大員如此客氣!

陳平微微點了點頭,算是打過招呼,然後跟著古問天和淩震川走進雷鳴觀!

剛剛走進雷鳴觀,就看到院子裡麵東倒西歪的躺著十多具屍體,這些屍體都是雷鳴觀的道童,是不虛道長的弟子!

大部分陳平都認識,畢竟陳平來雷鳴觀給小茹吸收寒氣,也跟著這些道童有交集!

緩緩的蹲下身,陳平仔細看了看道童身上的傷口,全都是被捏碎了喉骨而死的,在每個道童的脖子上都有五個血洞,在不斷的向外流著血水!

“不虛道長呢?”

陳平問道。

“在裡麵!”古問天說了一聲,急忙帶著陳平進了道觀大殿!

剛剛走進大殿,就看到不虛道長倒在大殿的地上,雙眼圓睜,身體早已僵硬。-